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讲座|北大艺术学院教授丁宁:拉斐尔的艺术之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24日 07:19:17

近日,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丁宁教授受邀做客松社书店北大博雅讲坛,在“致敬拉斐尔:拉斐尔笔下的人物为什么这么美”的讲座中,围绕拉斐尔的生平经历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细致入微地讲述了拉斐尔的艺术之美。以下讲座内容摘编自主办方提供的现场录音稿,经丁宁本人审定并授权发布。

丁宁在讲座现场

丁宁在讲座现场

恩格斯在谈及文艺复兴时曾说:“这是人类以往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一次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并且产生了巨人的时代,是在一些思维能力、激情和性格方面多才多艺、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
拉斐尔是文艺复兴时期无可争辩的一位巨人。他在世的时间非常短,只有37岁,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唏嘘不已的感慨,但与此同时也让我们确认了一个事实:他以短短37岁的生命长度,创作的艺术就让我们惊叹不已,如果上天给他更长的生命,相信他留下的东西会更精彩、更丰富,也更令人赞叹。图2是他19岁的时候画的自画像,眼神中充满了自信与憧憬。

图2:拉斐尔15-16岁时的自画像,约1498-1499年,素描,38.1 X 26.1 厘米,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馆

图2:拉斐尔15-16岁时的自画像,约1498-1499年,素描,38.1 X 26.1 厘米,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馆

拉斐尔生活在文艺复兴最兴盛的阶段。那个阶段有三位标志性人物: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拉斐尔能与两位如此资深、伟大的艺术家并列成为文艺复兴的巨星,足见他本身也是一个非凡的天才。
拉斐尔来自乌尔比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画家,因此,他从小受到耳濡目染的艺术熏陶。
这是拉斐尔的另一幅自画像,让人看了过目不忘,这个神情一直会带到他其他的作品当中。很多时候在博物馆里,拉斐尔的画会无声地感动每一个人,此画也是如此。我们从图3拉斐尔的自画像中可以看出,他对于肖像油画技巧的精湛理解。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有正面像或侧面像,而让人脸转动到四分之三的角度,相比之下就生动了许多。拉斐尔画的自我形象,作为某个时间的定格,常常会让人联想他之前甚至之后的形象,从中可以看出他的人生观或性格。在不同年纪、不同的人生阶段上,拉斐尔都有一种恬然的态度。

图3:拉斐尔23岁的自画像,1506年,板上油画,45×33厘米,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

图3:拉斐尔23岁的自画像,1506年,板上油画,45×33厘米,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

文艺复兴所关联的人文主义或者人本主义,顾名思义,人是其中最重要的根本,人是至高无上的,那是对现实生活的高度肯定,也就是对宗教里强调的所谓至高无上的精神生活的一种反拨。宗教中彼岸的、虚无缥渺的东西,远远不如现实生活中实实在在的、人间的、凡俗的东西。人的幸福和现实的享受可以被肯定到如此的高度,这是文艺复兴的主要标志。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回到了古希腊对人的重要的判断:人是万物的尺度。通过肖像画的创作,拉斐尔把人的经验、知识、智慧和创造等都变成了描绘的对象。图4是拉斐尔的《双人肖像》,从画面中人物的眼神里,传达出来的是一份淡然。

图4:拉斐尔《双人肖像》,1518年,布上油画,90 x 83cm,巴黎卢浮宫博物馆

图4:拉斐尔《双人肖像》,1518年,布上油画,90 x 83cm,巴黎卢浮宫博物馆

这是拉斐尔最后一次画自己,令人唏嘘。
在他的生命经历里,拉斐尔还有特别的内心创伤。在他8岁的时候母亲去世。艺术家本身就是内心极其丰富和敏感的人。因此,正当他需要有母爱呵护的时候,母亲的离世对他的内心该有多大的冲击。这段童年的缺失是非常重要的,使得他对母亲的形象有特别的感知。他对母亲有一种念想,这个念想一直持续到他生命的最后。在拉斐尔笔下那么多的美的形象中,其中有一类就他母亲的形象——圣母子的形象。这种形象极其唯美,正是源自他内心对母爱的渴望。后来,拉斐尔的父亲、兄弟、妹妹相继死亡,早年生活一系列、接二连三的情感冲击,给他带来了一种特殊的影响,要将一种美好的、不受命运支配的、摧残的生活,融入自己的画中。所以,为什么只有拉斐尔画得这么美,而不是其他人,内在的原因特别重要。这也说明了艺术创造的特殊性和唯一性。
拉斐尔之所以画得那么美,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是他的老师。拉斐尔的老师佩鲁吉诺和达芬奇是师兄弟,他们共同的老师韦罗奇奥既是一个画家,也是一个雕塑家,但是,韦罗奇奥作为一个年轻的天才艺术家的老师、引路人,有着特别不一样的胸襟。因此,韦罗奇奥带出来的学生,多少都学习到了老师的精髓。
图5是一张佩鲁吉诺画的宗教题材画,这幅画里出现的构图、色彩,包括玛利亚的脸部的肤色,可以看到后来拉斐尔可以学习的痕迹。在图6拉斐尔画的同一题材的作品中,通过对比,你也会发现,年轻的拉斐尔已经特别明显地超越了自己同时代的其他的画家,他的作品甚至超越了自己的老师,成为美术史上的杰作。

图5:佩鲁吉诺《圣母子与四使徒》,1495年,板上油画,193 x 165cm,梵蒂冈博物馆。图6:拉斐尔《圣母子与四使徒》,1504年,板上油画,主画面172.4 x 172.4厘米,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