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从《江南》杂志创刊四十年,看文学刊物的繁荣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1日 16:43:41

《江南》四十年,郁达夫小说奖走过十余年,当作家聚拢而来之时,从浙江生长的作家,也在文坛焕发出勃勃生机。
12月7日,浙江省作协《江南》杂志社、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第六届郁达夫小说奖颁奖典礼在郁达夫故乡富阳举行。

第六届郁达夫小说奖颁奖典礼现场

第六届郁达夫小说奖颁奖典礼现场

获奖作家迟子建表示,‌‌郁达夫的作品为后世作家树立可贵的‌‌人性书写标杆。‌‌因为有了郁达夫,富阳成为一座富有人文关怀的城市。第一次来到富阳的徐则臣表示,他对郁达夫有更深刻的理解,从文学史中抽象的郁达夫转为生活中鲜活、饱满丰富的郁达夫。“一个奖重要的是能否让作家感受到与某种文脉接头,郁达夫奖做到了。”

获奖作家迟子建现场发言

获奖作家迟子建现场发言

颁奖现场,一场有关《江南》杂志创刊四十周年的研讨会召开,全国各大文学刊物编辑、作家和学者齐聚,共议文学杂志的当下与未来。
在《江南》杂志40岁生日之际,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发来贺词,肯定《江南》四十年为读者留下了美好回忆,祝愿《江南》在这蓬勃如春的大时代,前路似锦,风光无限。作家莫言作诗祝贺:“江南好,辉煌四十年,姹紫嫣红三千篇,酸甜苦辣二亿言,谁不夸江南。”此外,王安忆、李敬泽、阿来、毕飞宇等作家都向《江南》杂志发来祝福。

获奖作家斯继东现场朗读《禁指》

获奖作家斯继东现场朗读《禁指》

文学刊物一定要姓“文”
“江南理应万物生长,热闹纷繁,这是理想的文学图景。”浙江省作协原主席程蔚东表示。他回忆,自己当时接任《江南》主编一职时,曾多次写信向宣传部门申请办刊经费,终于将原来每年仅有几十万的经费提升到每年二百六十万,让这本文学杂志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同为《江南》前主编的汪浙成回忆,《江南》曾面临着极大的困难。办理工作接交时,《江南》账上只有五千元钱,连发稿费都还不够,还欠着新华厂两期印刷费。在全民下海经商的热潮中,很多文学刊物放弃原先的办刊宗旨,改发休闲小品、武侠侦破、凶杀言情、明星逸事。当时他所面临的考验是:《江南》是不是也要随波逐流?
“《江南》作为纯文学刊物的方针任务不能变,《江南》一定要继续姓文,决不能移名改姓成为消遣性的文化刊物。”这是汪浙成的坚持。之后,《江南》重整办刊思路,逐渐站稳脚跟。1996年,汪浙成在退休前夕,为促进繁荣全国散文创作,联合湖州南浔经济开发区举办全国散文大奖赛。“当一等奖获奖作家莫言收到奖金时大为讶异,说他从未收到过这么高的奖金。”通过这些活动,《江南》在全国作家中的知名度也日渐提高。
“如果当年《江南》被金钱所诱惑,如今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江南》前主编袁敏表示。身为韩寒《三重门》、海岩《永不瞑目》《玉观音》等畅销图书背后的“金牌出版人”,袁敏成为《江南》主编,正是为实践自己的文学梦想和办刊理想。“当今社会,有着太多的喧嚣和纷争,更让人遗憾的是,当这种喧嚣和纷争挟裹着金钱名利的诱惑呼啸而来时,让许许多多人对它无法抵挡。”在她看来,文学是城市与国家的金名片,人们需要栽培、孕育更好的文学土壤,让文学的种子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江南》杂志创刊四十周年座谈会

《江南》杂志创刊四十周年座谈会

既要保持文学品质,又要追随时代脚步
《十月》主编陈东捷直言,随着新兴媒体的发展,如今的文学期刊已经走过曾经的辉煌时代,但对于文学品质的坚持不能放弃。“未来《十月》杂志也希望与《江南》一起坚守文学品质。”谈起对《江南》杂志的印象,《文学港》杂志主编荣荣表示,《江南》有其独特的风格,是当下最重要的文学期刊之一。“有一种风格叫《江南》杂志的风格,有一种格局是《江南》杂志的格局。”
听到《江南》历任主编回忆《江南》的创刊故事,陕西省作协副主席李国平的眼眶稍有湿润了。“伴随中国的改革开放和思想解放洪流,《江南》正逐渐形成属于自身的特色。”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江南》是最重视海外作家创作的刊物之一,体现了中国文学的胸襟,应和文学和世界共同体的概念。在当今的时代,文学已经超越纯粹的文学概念,不断追求、弘扬更有人文感情的内容。
在《思南文学选刊》副主编黄德海看来,文学的繁荣与发展,也与当下的机制有关。人们对文学的发展应给予更多宽容和支持,同时,他希望看到文学期刊容纳更多新兴文学体裁,让更多新文体涌现,包括虚构、非虚构、散文、小说乃至更多类型,呈现对时代的真实刻画。
“文学杂志是有呼吸的,始终接纳着文学圈的创造、交流、分享、创新。”《十月》责编季亚娅说。“办一本优秀的文学杂志,也是让文学行业不断绵延、发展的宝贵源泉。”《当代》责编石一枫提到,文学刊物是踏入文学行业的门槛。《江南》起源于浙江,在全国保持重要的影响力,对他个人的文学事业起到很大帮助。“感谢江南,敬佩江南,希望江南越办越好。”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表示,《江南》杂志是改革开放新时期的一本刊物,40年来《江南》杂志发表了大量优秀的中国作家作品,这些闪闪发光的文字都是作家和编辑共同努力的成果,在这个过程中,《江南》杂志作为一个文学载体,保证了文学的主流性。同时,《江南》杂志对新人作家成长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如今的《江南》杂志既坚守了文学品质,在办刊上也有了新的创举,郁达夫小说奖影响越来越广泛。
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葛学斌对《江南》杂志提出了希望:作为文学承载者和表达者,文学期刊既要保持文学品质,又要追随时代脚步,适应读者需求,在新时代下秉承文学传统,坚守文学追求,兼具前瞻性与创新性的敏锐目光,开创文学期刊的行进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