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现代文学 中国蒙古学信息网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18日 21:34:47

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文事业改革发展40年

改革开放40年来,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内蒙古自治区全面贯彻落实党的民族语言文字政策,颁布实施了《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内蒙古自治区社会市面蒙汉两种文字并用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形成了以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民族语文政策以及《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为主线,以“创新管理、分类指导”为原则,以蒙古语言文字法制化、规范化、标准化、信息化建设为主要内容的蒙古语文工作格局,切实保障蒙汉两种文字在内蒙古自治区的平等地位,充分发挥蒙古语言文字为内蒙古自治区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服务的作用,推动蒙古语文事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  大力推进蒙古语文事业发展法制化建设 2005年自《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颁布实施以来,内蒙古自治区根据党和国家对民族语文工作的部署要求,结合自治区民族工作实际,全面推进蒙古语文工作条例的贯彻落实,深入开展《条例》贯彻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并对《条例》以及《内蒙古自治区社会市面蒙汉两种文字并用管理办法》部分内容进行了修改完善。2014年,自治区下发了《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社 […]

继续阅读 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文事业改革发展40年

我国蒙古族母语文学五年来的成就与展望

    作者:陈岗龙         五年来,随着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的全面实施,藏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蒙古族、朝鲜族、彝族、壮族等各民族的母语文学创作迎来了非常好的发展契机。   “这些培训班把主要目标和任务放在提高作家的政治思想认识上,鼓励作家们写出歌唱主旋律的、有思想高度的优秀作品。特别是一些作家经过培训后对蒙古族文学的定位有了明确的认识,更深刻地认识到蒙古族文学是中国多民族文学大家庭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母语文学作家不仅要有民族身份认同,更应该有国家认同、有家国情怀。” 五年来,随着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的全面实施,藏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蒙古族、朝鲜族、彝族、壮族等各民族的母语文学创作迎来了非常好的发展契机。就我所了解的蒙古族母语文学来说,无论从创作的数量、创作体裁的结构性变化,还是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的提升、创作主题的丰富升华等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当今世界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文学的创作和传播也不再拘泥于传统纸媒,不限于文学刊物和图书,蒙古族母语文学也不例外。过去,蒙古族母语文学主要见于各种蒙古文报刊和蒙古文图书。而如今,网络已经和纸媒平分秋色 […]

继续阅读 我国蒙古族母语文学五年来的成就与展望

当代蒙古文学奠基人——纳·赛音朝克图

郭海鹏 纳·赛音朝克图(1914年2月23日至1973年5月13日),原名扎格普日布,又名赛春嘎,蒙古族,中国现代著名诗人,当代蒙古文学奠基人。他24岁开始文学创作,曾任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内蒙古自治区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内蒙古自治区分会主席等职。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四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内蒙古自治区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58年春,纳·赛音朝克图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的主要作品有诗集《幸福和友谊》、《金桥》、《我们雄壮的呼声》、《正蓝旗组诗》、《笛声与清泉》、《红色瀑布》,长诗《狂欢之夜》、《南德尔和梭布尔》,中篇小说《春天的太阳从北京升起》、《太阳照亮了乌珠穆沁》、《互助组变成公社》及蒙古族古典文学评著《阿茹鲁高娃》、散文集《蒙古艺术团随行散记》等。其作品继承了蒙古族典诗词和民歌的凝练、整齐、音乐性强、对照工整等特点,诗作铿锵动听,琅琅上口,自然优美,亲切感人。   1914年2月23日,纳·赛音朝克图出生于原察哈尔盟正蓝旗第二佐,今正蓝旗扎格斯台苏木希热图嘎查牧民纳顺德力格尔和冬吉玛家。少年时代的纳·赛音朝克图温和而又细心,他对母亲非常体贴,就像女孩儿一样帮助母亲照顾弟妹、分 […]

继续阅读 当代蒙古文学奠基人——纳·赛音朝克图

《黑骏马》:蒙古族文化的一则寓言

话剧《黑骏马》是根据张承志的同名小说改编、创作而成的。今年又将汉语版《黑骏马》译制为蒙语,并深入基层巡演,取得了成功。它的成功不仅是我区蒙古语话剧艺术创作的成功,更是以蒙古族文化为代表的草原文化的成功。 《黑骏马》植根于内蒙古草原深邃的历史文化,通过蒙古族青年白音宝力格的反思、忏悔、感恩,以“哥哥寻找妹妹”的古老牧歌《钢根·哈拉》(即《黑骏马》)为线索,运用黑骏马、白音宝力格、老额吉、索米娅、寡妇、其其格等富有象征意义的“意象”,群像雕塑般地呈现了蒙古民族的精神品格和文化气象,宣扬了蒙古民族的文化精神和美学理想。尤其是老额吉,她对小白音宝力格的接纳和养育、对小黑马驹儿的收养,以及对索米娅腹中胎儿的宽容和保护,使得老额吉成了蒙古族善良、仁爱精神的文化符号,她身上展现着草原文化爱的博大和劝善的道德力量。 作为老额吉文化生命传承者的索米娅,她是新一代“母性”精神的代言人。因为黄毛希拉,她不能和所爱的“巴帕”结合、生活,让她一切的“幸福”化为泡影,但她对与黄毛希拉的私生女其其格还是充满了母性的怜爱,甚至认为,正是这个小生命才支撑自己活了下来。她美丽善良、勤劳能干、坚韧宽容,她富于生活的勇气和豁 […]

继续阅读 《黑骏马》:蒙古族文化的一则寓言

2012年,少数民族文学展现新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