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通俗文学期刊图像研究的冷与热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3日 19:48:39

  由报刊切入近现代文学的生成过程,回到 “文学现场”,贴近鲜活的文学历史,是值得当下的文学研究者注意的一种学术思路。近现代通俗文学期刊上的图像是这些刊物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学界对这些图像的研究至今还存在一定的空白。因此,我们应该重视对原始文学期刊图文并茂的“原生态”研究,以重回“历史现场”的方式探寻通俗文学期刊图像的独特学术价值。

  刊载绣像照片

  凸显期刊意识

  鲁迅在《连环图画琐谈》中称:“明清以来,有卷头之画书中人物的,称为绣像。”在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期刊中,1892年2月创刊的《海上奇书》,开创了文学期刊运用插图的先例,其采用的即为鲁迅所说的“绣像”体例。期刊图像发生期的图像多为封面和卷首插图,以绘画和人物绣像为主。《新小说》之后开始有了照片。《新小说》创刊于1902年11月,它是我国第一种刊载照片的文学期刊。其后的《月月小说》《小说林》在编排上都模仿《新小说》,纷纷刊登照片,在照片的选材上更侧重于外国名人图像。《小说林》还在刊载外国作家照片的时候增加了“小传”,这是近现代通俗文学期刊中第一次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向中国读者介绍外国作家的生平。报刊的问世,为近代图像的大规模生成、传播提供了平台。

  20世纪初期,通俗文学期刊主编的趋众意识开始加强,“期刊意识”日益明显凸显,图文并茂的编排形式是他们以读者需求为办刊原则的一个重要体现,因而期刊图像在此阶段快速发展起来。除了大量刊载照片,《礼拜六》《小说画报》等杂志还请了丁悚等绘画名家为期刊作画,使得图像发展期的图像丰富起来。

  大量刊头照的出现,是此阶段期刊图像的主要特色,同时一些刊物还采用了先进的制版技术。《小说时报》的插画首先在印制工艺上采用“精制铜板锌版”、珂罗版等在当时处于领先地位的印制技术,这一点和有正书局在技术上的优势分不开。有正书局1904年由狄葆贤创建于上海,馆设于《时报》社楼下,戈公振曾出任该书局出版部主任。有正书局偏重出版古今碑帖书画,以珂罗版印刷,搜罗宏富,取舍审慎,印刷精美,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制图经验。在《小说时报》上,可以看到诸如“有正书局精印各种美术图画”的目录广告页,里面还有对五彩珂罗版和八彩珂罗版等各种影印技术的介绍。为了争取到大量的照片,狄葆贤还专门开设了一家名为“民影”的照相馆。

  从期刊图像出发,可以绘制出一幅《小说时报》的文学生产空间和上海文化空间的“地图”:有正书局是强有力的印制和营销平台,同属于有正书局的《小说时报》《时报》以及后来的《妇女时报》可以互相刊登广告,而民影照相馆既可以为其提供大量的优质插画,也是上海文化界游戏、消闲的聚会场所。这样的文学期刊生产空间和上海文化空间,也对其后的一系列“鸳鸯蝴蝶派”期刊如《礼拜六》《小说大观》《小说新报》《小说月报》《小说画报》等产生了较深远的影响。期刊图像展现出来的文化空间,与文学文本共同构成了通俗文学期刊的主要内容,同时也反映了出版业在当时的新发展。

  图像丰富优美 体现市场属性

  20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是通俗文学期刊图像的成熟期,期刊图像着力追求美感,而且图像图式的模式化和图像生产的规模化也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图像内容丰富起来,包含了山水画、漫画、水粉画、明伶照片等类型;部分封面设计采用电影明星加名胜古迹的方式。图像也不再仅仅是作为封面图或是插画,而是作为期刊的专门栏目集中刊载出来,不少期刊甚至干脆命名为“画报”。

  《红杂志》《红玫瑰》《紫罗兰》和《小说世界》等通俗文学的重要期刊,此阶段在刊载图像方面都日臻成熟。《紫罗兰》更是以期刊的装帧、图像艺术之精美而著称。这与《紫罗兰》主编周瘦娟有很大关系,他说:“我是一个爱美成癖的人,宇宙间一切天然的美或人为的美,简直是无所不爱。所以我爱霞、爱虹、爱云、爱月。我也爱花鸟、爱虫鱼、爱山水。我也爱诗词,爱书画,爱金石。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美的结晶品,而是有目共赏的。”他的这种追求美的癖好,在他主编的杂志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插图美尤甚。《紫罗兰》的创刊号上对该刊的排版设计作了这样的说明:“排法亦力求新颖美观,随时插入图案画与仕女画等,此系效法欧美杂志,中国杂志中未之见也。以卷首铜图地位改为《紫罗兰画报》,以作中坚,图画与文字并重,以期尽美,此亦从来杂志中未有之伟举,度亦为读者欢迎乎。”《紫罗兰》的期刊图像还开创了人物特写式的封面照模式,这种模式对此后的《良友》画报等刊物产生了重要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