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从“新时期”到“新时代”:中国当代文学批评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6日 15:44:01

  每当时空流转,一年的光阴行将结束之际,我们总会不由自主地思索这即将过去的一年,究竟与过往的岁月有何不同。时间的无限绵延,人们总是很难分辨其间掩藏的微妙差异。然而面对2018,当多年以后,人们回顾这个不平凡的年份时,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想必不会被人轻易放过,那便是“新时期文学40年”。确实是这样,从“新时期”到“新时代”,或者说在这“改革开放40周年”的重要关口,一系列或远或近的纪念活动,都或明或暗地与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发生着联系。在这样的时间线索中,去着重清理发生的一切,详细勘察理论的蛛丝马迹,显然有助于我们更好地面向未来。

  一、四十年文学总结

  与现实主义大讨论2018年是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关键节点,围绕40周年,社会各界展开了一系列纪念性的研讨活动。对于中国当代文学批评来说,回顾40年走过的曲折道路,总结其中的经验和教训,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这其中有一系列值得重视的成果。杨扬在《四十年来中国文学的变与不变》⑴中别出心裁地将改革开放40年的中国文学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20世纪70年代末的“拨乱反正”,80年代中后期的文学实验,90年代市场经济大潮的洗礼,以及21世纪以来互联网技术的冲击。总体上他又将40年分为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两个时期,前一个时期是非网络时代的文学时期,后一个时期则是网络时代的文学时期,由此预示中国文学自印刷术产生以来的最剧烈变革。围绕改革开放40年,两个大范围的文学讨论值得重视:

  其一,“回首四十年,放歌新时代”的重要研讨。

  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推动当代文学研究,呼唤新时代文学的新作为、新气象,《文艺报》举办了“回首四十年,放歌新时代”系列研讨会,探讨40年当代文学的经验与启示。在会议主办方看来,文学作为一个整体场域,不同门类共同见证了当代文学的发展,系列研讨涵盖了当代文学创作的各个门类,尽可能呈现40年文学现场的全部概貌。会后,与会者发表多篇与论题相关的评论文章。比如王干的《改革的呼唤小说的开放》⑵就对40年来的小说作了历史回顾与梳理。在他看来,中国特色的现实主义写作,既不同于福楼拜的自然主义倾向的现实主义,也有别于巴尔扎克的批判现实主义,同时也区别于苏联的革命现实主义,更不是法国“新小说派”的现实主义,而是融合了中国现实精神和传统文化内蕴的新写实精神,同时又是开放的现实主义,这是改革开放40年的重要硕果。潘凯雄的《纵横不出方圆——改革开放40周年文学演变启示录》⑶从总体上概述40年来的文学发展,认为其间最重要的“圆点”和“本宗”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时代使然,二是艺术规律使然。何言宏的《历史转型的书写与回应》⑷也认为40年中国文学的主要成就在于现实主义精神和创作方法,它一方面书写改革开放这一历史转型的方方面面,另一方面,转型之中广大民众的精神世界也得到了深切呈现。另有叶延滨的《三种姿态的角力与平衡——改革开放大潮中的诗坛生态》,李少君的《从改革开放到新时代的壮丽史诗》和霍俊明的《不断重临的起点》,总结了40年来当代诗歌的发展历程;⑸李炳银的《现实的书写史志的格局》和李朝全的《塑精彩中国人述精彩中国事》,总结了40年报告文学发展状况;⑹而汪守德的《四十年的创造与辉煌》和黄传会的《追赶强军兴军的步伐》,则总结了40年来的军事题材文学。⑺

  其二,“新时代与现实主义”大讨论。

  作为40年文学总结的延伸,对于现实主义文学的重新讨论,在2018年的当代文学批评中也相当活跃。在这一方面,《长篇小说选刊》发起的“新时代与现实主义”大讨论无疑是引人瞩目的。该杂志于2018年第5、6两期发表了数十位评论家的笔谈文章。这些文章结合现实主义概念的丰富意涵,现实主义文学的发展流变,以及当下现实主义小说的创作面貌,提出了许多非常重要的问题。

  关于文学中的现实主义,诚如孟繁华在《现实主义:方法与气度》一文中所认为的,“一直是一个有多重阐释空间和可能的概念。”⑻而在程光炜看来,在新时期文学40年的历史中,重新讨论现实主义文学的契机往往出现在三个关口:第一是伪现实主义文学盛行,文学走向末路的时候;第二是文学形式探索达到饱和、出现审美疲劳的时候;第三就是在文学过分商业化、圈子化的情况下。⑼而丁帆则在《我们经历了什么样的“现实主义”》⑽中指出,百年文学史对“现实主义”的理解是随着政治与社会的需求而变化的,在现实主义的道路上,我们缺少了一个重要的元素,就是“批判”(哲学意义上的)的内涵和价值立场。汪政在《现实·现实感·现实主义》⑾一文中指出了“现实感”的重要性,在他看来,现实感首先是一个作家能够在复杂纷纭的幻象中发现现实的能力。因此他主张,我们不必俯首于“现实”,也不必臣服于“主义”,只要拥有并忠于现实感,自然会有现实主义的创造。同样,李遇春也认为,我们与其在文学创作出现困境时去乞灵于形形色色的所谓“现实主义”理论,还不如去老老实实地求助于活生生的“现实”生活,换句话说,与其去乞灵于“主义”,不如去求助于“现实”。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