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6日 15:42:59

1874年3月25日,一群年轻的法国画家,在巴黎举办了一场展览会,被一位记者嘲笑为“印象主义画家展览会”,当时这个印象主义还不是什么专有词汇,是借用展出中莫奈的一幅题为《日出·印象》油画的名字,对这些年轻人的作品进行嘲讽。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这位记者并没有他创造的这个嘲讽那么幸运,这个印象主义成为了影响整个绘画界的重要流派,而参加那次展览的年轻人,包括莫奈、.雷诺阿、毕沙罗、西斯莱、德加、塞尚、莫里索,几乎撑起了19世纪的西方画坛的半壁江山。印象主义在理念上强调对一瞬间的追求,而不去探究物体的本质,将光以及光产生出的色彩作为绘画的主要灵魂。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当然,任何的理念都是新理念的垫脚石。作为将印象派推倒顶峰的三杰塞尚、高更和梵高,他们并不满足于印象主义的画风,进而产生了与印象主义相左的观念——塞尚反对过于迷恋静物外观和色彩,而专注于物质具体的、稳定的内在结构的呈现;高更和梵高则更倾向于在赋予画面象征的意味,用强烈的情感,带动色彩和线条,让画作更具有人的精神性。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由此,后印象主义的两大思潮就诞生了,一个是塞尚所带动的注重画面结构的立体主义,另一个就是高更、梵高所引领的注重色彩、线条动力与节奏的野兽主义。在印象主义的阶段,日本的绘画就已经流入了西方世界,梵高就曾痴迷于日式的版画。铺垫了这么多,今天想要谈论的,是一部关于日本的一位曾被认为野兽派画家,三十年足不出户的“画坛仙人”熊谷守一的电影——《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モリのいる場所)。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这部片子有些骨骼精奇,没什么波澜的场景和起伏的故事,就是把九十四岁的阿守(熊谷守一)和老伴以的“宅”子生活(的确是宅,因为他几乎不出家门)展现出来,穿插一些社会上来拜访阿守的人来人往。
让电影成为多活一次的机会
所以这部片子也是毁誉参半,喜欢的认为情节风趣、内容深刻、画风唯美,不喜欢的认为空洞无物,故弄玄虚。观影本来就是个人的体验,早已与创作者无关的事情,所以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就看是带着什么样的心境去看,对我而言,这部片子不仅在内容上是一个上乘之作,在形式上更是启发了我的一种全新的观影理念,可以说是一部启蒙之作。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有着多种多样的呈现。有的电影在讲一个完整的故事,构筑一种闭合的叙事空间,就像我们熟知的漫威宇宙、007宇宙等等;有的电影在传递一种情绪,酝酿一些情感,就像海边的曼彻斯特那种把难以用言语所表达的情绪用综合视觉声效的方式呈现;还有一些电影再通过情节推进和情绪的堆积最终追求一种精神上的感悟甚至是顿悟,就如肖申克救赎、阿甘正传等等都在最终的顿悟层面做得非常优秀。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而《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这部影片,首先从电影的本质层面,刷新了我个人的认知。在以往的观影过程中,过多的去在电影中去寻找一些意义,无论是故事情节还是情绪还是思想等等,当搜寻无果的时候,就会对电影产生了失望,对影片产生怀疑,甚至觉得无聊、无趣、无法看下去。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在《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用了大量的空镜,来去体现天空、云彩以及阿守院子里各种画面,比如蚂蚁的爬过,鱼的惊动、一片树叶、一块石头等等。画面很美,但初看起来却是很无聊。就像后来一位去拍阿守生活的摄影实习生在看到阿守对着一块石头发呆一下午的时候说,他不会无聊吗?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但正是这样的手法,突然之间,刷新了我对于电影本身的认知,是我们认为的要求了电影,一定要传达一些什么,但其实电影本身,就是对生活的一种还原。在片中蚂蚁的爬过,并不是单纯的呈现,而是对于阿守在观察东西的一种呈现。这是一种在文本中叙述视角的转换,用在电影上却并没有那么明显,需要更多的去体会。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我们在阅读文字的时候,会很习惯,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的转变,比如我看见了什么什么,他看见了什么什么。但在电影这个世界中,这种转换就很有趣,导演一方面在用第三视角拍阿守在院子里观察各种东西的过程,另一方面又通过第一视角将阿守看到的东西呈现给观众。这样原本看似无意义的画面,就能够真正串联起来。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电影本身不就是给我们一次用其他人视角看世界的机会么?忘掉什么故事、概念、意义吧,如果一部电影能让我们体会到他人的视角,就等于让我们多活了一次,那就足够了。这部影片首先给我带来的,就是“电影观”的改变,从本质上对我有一个震撼。就像前几天看那个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大热《罗马》觉得无聊,但有了这次电影观的改变就会重新去审视一样。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在影片的结尾处,阿守问自己的太太,如果人生能重来一遍,你觉得如何。可爱的太太说,我不要,因为太累了啊。阿守却说,我不管重来几次都愿意。虽然人生不能重来,但是电影和文学却给了我们很多体验不同人生的机会,这可能就是我们喜欢这些的原因吧。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讽刺的是,你的习惯成为了别人的意义
记得在阿甘正传里,阿甘突发奇想,就想跑下去,于是开始了他横贯美洲大陆的长跑之旅,渐渐的被很多人发现,大家跟随他,觉得他一定有什么崇高的目的,甚至把他视为精神教主,可这只是阿甘的一个随便的行为,一个坚持的习惯而已。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阿守也是这样,电视台来采访了阿守的生活,在电视上播出,说他30年没有出过院子,而去探讨阿守生活的神秘性,崇高性。看了这个节目的阿守,突然起身,努力的跑到了门外,走出了院子,在外面溜达一圈,知道看见一个瞪大双眼的小姑娘后,阿守才像个孩子一样跑回自家的院子。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人们因为阿守的隐士般的生活,把他称作“仙人”,并把他符号化,标签化,但片中呈现出来阿守的生活,并不是他有意而为之,只是他喜欢那个院子,喜欢观察院子里的一切,也熟悉那一草一木,当藤曼发出新支,阿守会问你昨天在这吗?当发现一块新的石头,阿守会问你是从哪儿来的啊?并拿起这块石头观察半天。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这些在外人看起来必须要有某种神秘的意义才能坚持否则就是装模做样的行为,在阿守的生活中,只是一种习惯,是他的生活方式,是一种再简单不过的本能。讽刺的是,外界却把这种习惯当作一种意义,神秘化之后,上升到一种精神层面的高度。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在现实中,我们或多或少会被这种讽刺所绑架。一些人很轻松能做到的习惯,在外界看来变成了一种奇迹,成为一种高深的意义,被社会所追捧,变得极为功利;你对一个人的照顾,一种简单的习惯行为,变成了另一个人生存下去的意义,进而将这种习惯行为绑架;成功商人觉得只是在做他想做的事情,但却被外界神化为商界奇才,深谋远虑,目标高远,至此他只能如履薄冰。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好在阿守并没有被这个讽刺所束缚,当国家要授予他贡献奖的时候,他拒绝了,理由很简单,他不喜欢穿日式正装,去参加那么正式的场合。当我们的习惯成为他人甚至社会的意义的时候,往往会被这意义绑架,为名所累,从而无法回复原本的生活。阿守,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范例,做自己喜欢的,其他的与我无关。
艺术家的后花园 野兽派的庭院宇宙
在巴黎以西70公里的吉维尼小镇上,有一座庭院,每年被无数艺术爱好者朝圣。一切源自于1883年画家莫奈乘火车经过小镇的时候,被那里的宁静氛围所深深吸引,决定定居于此,直至1926年逝世。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莫奈买下房子后对其进行了大规模改造,因他酷爱花草,于是砍掉了门前的松树,建造了温室,养花种草,而其中大部分为莫奈从巴黎的花草商那里购得的从日本引进的花草。这个院子被熟知还要靠莫奈的那一系列《睡莲》,在隐居于此的过程中,莫奈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不仅成为印象派之父,也成为现代绘画的先驱。而莫奈花园则成为印象派艺术的圣地。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阿守的院子没有莫奈的繁盛,也不如莫奈的出名,但他却为此经营了30年,还挖出了一个需要十几卡车土才能填满的地下水池。每天阿守在院子里观察植物,陪伴动物,去水池看鱼,去树间午睡。阿守在自己的院子里,构筑了一个他熟悉的宇宙,一草一木,一虫一鸟。在这个世界里,有无穷无尽的事情可以做,看蚂蚁是哪条腿先迈出走路,看花草每天的成长,看小猫的习性,看天上的云朵变幻。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人生永远不会无趣,前提是你有所爱,有所想,有所感。远处有星辰大海,近处有花草树木,佛语说一花一世界,不用行千里路,也能知天下事。天堂并不在理想中的某个地方,而是在能触摸到的一草一木。不用刻意为了净化心灵去个西藏,转角的花园也能让人发现世间的宝藏。与其说追寻世界,不如去追寻内心。野兽派的阿守,回归了后院,在自家构筑起了一个庭院宇宙,怡然自得。
老有童趣 生活就是智慧
除了最大化的还原阿守的庭院宇宙,《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还带有特有一种独特的日式幽默,就像鸟山明的漫画一般的音画配合以及人物的台词对话。甚至都不用太多的表现,只看九十多岁的爷爷和奶奶,两个人在院子里的来来往往,配合上俏皮的音乐,就老有童趣了。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再加上经常来阿守家里求字求画的人的插科打诨,就连阿守写的门牌都经常被人偷走,因为可以卖钱。如果说看着儿童的生活是可爱的话,那么老年人的生活则是充满了智慧的有趣。就连在对抗旁边即将建起来的高楼公寓的时候,老夫妻表现得都充满了生活的智慧。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特别的,当一个人带着自己孩子的画作来问阿守如何,是不是个绘画天才的时候。阿守没有很圆滑的夸赞,反而是率性的说“拙劣,这画很拙劣”。在观众都会以为阿守很不近人情的时候,他却说“拙劣也挺好。画的好,将来就无法进步太多,拙劣也是画的一部分”。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仙风道骨的阿守,说话中带有年长者的智慧,也带有年幼者的童真,就如他喜欢的那句话“无一物”一般。在30年中,他经营着自己的花园,享受着当中的一花一草,观察着发生的一切,而心中却不着一物。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


但其实,他的心中也并不是无一物,在面对可能到来的死亡时,阿守也有万般的不舍,他舍不得的就是那个陪伴他多年的女人,如果可能,他愿意自己的生命重新轮回很多次,因为这其中有他爱的花花草草,还有那个陪他一起变老的人。
 

这部日本电影拍出了野兽派艺术的一股清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