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以现代芭蕾之美,致敬俄罗斯文学巨著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30日 23:19:24

  优雅而神秘的安娜翩然起舞,舞出从渴望到绝望的复杂情绪,挟裹着观众深入那激荡着灵与欲的世界。艾夫曼芭蕾舞团曾两次把列夫·托尔斯泰笔下最动人的女性带到上海舞台,用现代芭蕾的舞蹈语言演绎世界文学史上的丰碑。今年9月,舞团将再度来到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而这次与《安娜·卡列尼娜》同行的,是另一部俄罗斯文学经典,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

  文学作品改编成芭蕾舞剧并不鲜见,巴兰钦重构莎翁巨著《仲夏夜之梦》轰动一时,上海芭蕾舞团也曾改编英国小说《简·爱》,但像鲍里斯·艾夫曼这样专注于改编文学史上最厚重名著的编导并不多见。他选择了舞蹈创作中最高难度的HARD模式——文学作品里复杂的心理描写,在他编创的舞蹈中被转化为时而克制,时而激情,时而张力十足的肢体流转,先后创作出《第十二夜》《唐璜与莫里哀》等作品,而《安娜·卡列尼娜》和《卡拉马佐夫兄弟》则是他致敬俄罗斯文学的代表作。

  原创舞剧致敬文学巨著,复杂多变的内心戏考验观众理解力

  鲍里斯·艾夫曼是当今俄罗斯乃至欧洲最受欢迎的编舞家之一,他的作品不仅是对俄罗斯舞蹈美学的传承与发展,更是对这门古老的艺术加以“升级”和“革新”。“我的作品挑选的都是戏剧或是现实生活中有故事、有争议、有矛盾的人物,如柴可夫斯基、唐璜、堂吉诃德等。这些故事容易引起共鸣,让观众从剧中人物的渴望、矛盾、痛苦、挣扎、无奈、绝望以至死亡中,找到情感宣泄的出口。”艾夫曼不再恪守《天鹅湖》那种童话与唯美的建构,而是更加重视和强化芭蕾舞剧的主题选择与内在传达。

  在艾夫曼的指引下,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芭蕾舞团更崇尚独特、炽烈的原创风格。2015年,艾夫曼芭蕾舞团用三场《安娜·卡列尼娜》征服了上海的观众。2017年,在“现代雕塑之父”奥古斯特·罗丹逝世100周年之际,艾夫曼在上海进行了芭蕾舞剧《罗丹》的中国首演。今年9月,《卡拉马佐夫兄弟》将在上海举行首演。

  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是俄罗斯文学巨匠陀思妥耶夫斯基代表作。故事改编自一桩真实的弑父案,描写老卡拉马佐夫同三个儿子之间的尖锐冲突,展示一个错综复杂的社会、家庭、道德和人性的悲剧主题。艾夫曼对这部文学作品做了全新诠释,延续“心理芭蕾”的艺术传统,在宏大的叙事背后,运用丰富的芭蕾语言表现内心戏。时而平静如水,时而暴风骤雨,复杂多变的节奏对舞者来说是一次高难度挑战,对观众的理解能力也是大考验。

  “高冷”作品亦有知音,艺术市场需不断探索创新

  舞剧《安娜·卡列尼娜》已在上海经受过市场考验,之前两度来沪票房都爆棚,但《卡拉马佐夫兄弟》更显“高冷”,能否得到上海观众的认可还是未知数。

  “作为纯市场化运营的剧院,尽管有着经营的压力,但东艺每年都会根据既有观众人群和未来观众人群的状况进行研判,在演出季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新作,允许大胆试错。”东方艺术中心总经理雷雯告诉记者,艾夫曼芭蕾舞团“以老带新”的策略只是剧院探索市场的手段之一。上个演出季,东艺接连推出《英国病人》《泰坦尼克》《星球大战:新希望》等三部沉浸式电影交响音乐会,成功带动了电影交响音乐会的风潮。在即将到来的新演出季中,东艺还将引进以芬兹帕斯卡剧团的诗意马戏《华丽梦境,给契科夫的一封信》等个性化极强作品,丰富舞台的艺术感受。

  专家认为,上海迈向亚洲演艺中心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剧院致力于缩短与世界顶级艺术院团的距离,努力成为名团名作的“中国首演”甚至“世界首演”之地;面对观众,剧院在提供内容服务的的同时,还要承担起艺术教育、文化引领等社会功能,针对观众人群逐步增长的创新需求,将创新思路贯穿到节目制作、营销、服务、文创产品当中去。目前看来,沪上多家剧院近期推出“艺展合一”“演展讲融合”等新举措,都是以多元方式丰富剧院内涵、构建公共文化的有益尝试。(宣晶)

以现代芭蕾之美,致敬俄罗斯文学巨著

[ 责编:张义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