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疫期读书⑮丨汪天艾:我羞愧于那些不曾落在我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16:48:24

原标题:疫期读书⑮丨汪天艾:我羞愧于那些不曾落在我身上的棍棒

本期“疫情读书”,我们采访了西班牙语诗歌译者、研究者汪天艾。在此疫情暴发的特殊时刻,汪天艾正在武汉。她亲历了武汉从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变得全民皆兵的过程,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人们是如何开始重视起疫情来的?她又有什么样的感受和反思?

疫期读书⑮丨汪天艾:我羞愧于那些不曾落在我

汪天艾,西班牙语诗歌译者、研究者。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任《世界文学》编辑。北京大学西班牙语文学学士,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比较文学硕士,马德里自治大学西班牙文学博士。译著有《夜的命名术:皮扎尼克诗合集》《爱与战争的日日夜夜》《印象与风景》等。

1月17日,从事西班牙文学翻译和研究的青年学者汪天艾,从北京回武汉与父母相聚,准备过年。在回汉之前,她在网上零星地看到过一些有关华南海鲜市场的消息,并提醒了父母。由于她家离华南海鲜市场较远,便觉得并无大碍。不过,以防万一,她在返程的路上戴上了口罩。当她到武汉站时,她发现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戴着口罩。很明显,那时大家对此并没有警觉。在瘟疫开始蔓延的时候,武汉还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

汪天艾的父母在武汉工作。她母亲在高校工作。她母亲告诉她,在期末考试前,学校里有两名学生发烧,学校让他们考试缓考并立即回家。在央企工作的父亲倒没接到什么通知,但在开企业年会的那一天,他们突然接到市里通知,取消后面的年会和聚餐。到1月20日,钟南山确认新冠肺炎会人传人,这时气氛才陡变,大家突然感到疫情变得很严重。风暴终于来了。汪天艾一家决定取消回安徽过年的计划,紧接着,武汉就实施交通管制了。

一开始,对于汪天艾很“宅”的一家人来说,实施交通管制后的生活似乎跟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后来,不安的感觉开始涌现。大概在1月21日,口罩就已经脱销了。在那段时间里,网上涌现了一批优秀的调查报道。面对铺天盖地的疫情新闻,汪天艾虽然不焦虑,但心情很低落。她认为,很多防疫措施都采取得比较滞后。对人传人预警的滞后就造成了这次的灾难。假装看不见问题,并不意味着问题不存在。

此外,在实施交通管制之后,无论在医疗资源的分配,还是其他的一些措施,武汉都显得很被动,处理地没有效率。很多防疫措施在别的省市已经开始采用了,武汉才跟上它们的步伐。在第一时间,很多热心的老百姓愿意当志愿者,提出了许多方案,并自发组织起来调度物资抗击疫情。而政府的反应却比志愿组织滞后。

防疫反应的滞后不仅让许多人不幸染病,更让许多行业的从业者的生计遭到重创。对此,汪天艾说,她想用别德马的一句诗,“我羞愧于那些不曾落在我身上的棍棒”来形容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内心的惭愧。她与她的家人暂时平安,而她自己所能做的,就是转发一些求助信息,以及在评论里说一些鼓励的话,并以此希望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能够得到帮助。

确实体会到“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无奈

新京报:春节假期,你是怎么度过的?每天的生活、读书和写作是如何安排的?

汪天艾:春节假期作息基本还是和平时差不多,早上和下午的完整时间段——9点半到11点半、13点到17点——工作

(编辑稿子、翻译、写作或者阅读)

(以往一般都会至少以周为单位进行规划)

我们都希望从尽可能多的途径了解现状,那么除了社交媒体和网络,每天晚上基本上都锁定在央视新闻频道上,一直到看完《新闻1+1》才关机休息。和许多人一样,父母也都是在钟南山院士在采访中确认“人传人”之后,才真正对这件事重视起来,传统主流媒体对上一辈人的作用还是很明显的。

新京报:春节假期在读什么书?为什么在这时候会选择这些书?接下来计划读哪本书?

汪天艾:假期主要还是在继续阅读和工作相关的书,这一两年的研究方向是西班牙二十世纪史在诗歌中的呈现,所以在集中阅读西班牙内战相关的书,最新在读的是普利策奖得主理查德·罗德

(Richard Rhodes)

(Hell and Good Company, The Spanish Civil War and the World It Made)

在当下抗疫的背景里,我身处武汉,每天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工作者前来支援,和当地的医护人员一起在匮乏的条件里救治病人乃至牺牲自己,觉得阅读到的东西和每日的生活确有呼应。我的研究对象、西班牙诗人塞尔努达,曾经在一首关于国际纵队的诗里写道:“谢谢,伙伴,谢谢/这榜样。谢谢你告诉我/人是高贵的。/就算高贵的人实在不多:/一个,一个人就足够/无可辩驳地见证/整个人类的高贵”,最近的感受也是如此吧。接下来,大概也是会继续读西班牙内战史相关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