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亨利·基辛格:中美文化差异是两国间的一个大问题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19日 23:40:50

【观察者网】11月8日,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新一任总统;17日,他在纽约特朗普大厦会见了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两人讨论了涉及中国、俄罗斯、欧盟等外交相关问题;20日,在接受采访时基辛格表示,“这位当选总统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一位,他非常有决断力,正在从一个竞选者转变为战略家”。基辛格认为,特朗普靠自己的策略和与众不同的竞选主张当选总统,而且对任何利益集团没有义务。他还表示,“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不应纠缠于特朗普选前的立场和主张”。

本文是美国《大西洋月刊》总编辑杰弗里·戈德堡与基辛格的对话录,除涉及大选及对特朗普的建议,两人重点谈到了中美关系,基辛格详细阐释了自己对中国的理解、他对中美关系长期趋势的担忧以及避免中美战争的重要性。本文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得知特朗普当选后,杰弗里·戈德堡第一时间与基辛格的简短对话;第二部分是杰弗里·戈德堡的一篇短文,文章介绍了美国大选前与基辛格就大选和世界局势的部分谈话内容以及两人之间互动的一些细节;篇幅最长的第三部分是杰弗里·戈德堡与基辛格在大选前几次谈话的文字稿。

在谈话中,基辛格阐释了自己对中国及中美差异的理解。他认为,奥巴马的对华政策太过短视,“若要真正发展与中国的关系,我们必须考虑到两国关系的长期发展趋势”。本文11月10日发表于《大西洋月刊》,观察者网全文翻译,供读者研究参考。(青年观察者张成翻译,观察者网马力校译

亨利·基辛格:中美文化差异是两国间的一个大问题

大选结束后与基辛格的简短交谈

戈德堡:你对大选结果是否感到意外?

基辛格:我以为希拉里会赢的。

戈德堡:对美国扮演的全球角色而言,这次大选意味着什么?

基辛格:它可以让我们的外交政策更好地服务于国内问题的解决。很显然美国大众和精英对外交政策看法迥然不同。我认为新总统将有机会弥合这种分歧。他有这个机会,但能不能做到,就看他能否抓住机会了。

戈德堡:你是否对特朗普的能力更有信心了?他最近好像变得一本正经了。

基辛格:特朗普既然已经当选总统,我们就不应再讨论这个问题。我们要给他机会,让他发展自己的执政理念。

戈德堡:你会帮他吗?

基辛格:我不会主动去找他。自从卸任国务卿以来,我对每一任总统都是这个态度。如果他想见我,我不会推辞。

戈德堡:这个选举结果会给全球稳定造成某种影响,你是否有所担忧?

基辛格:某些国家将产生激烈反应,但即便如此,我仍然认为开启新的对话并非全无可能。如果特朗普对美国人民说:“这就是我制定外交政策的方针”,即便他的外交政策与此前美国的既有政策有所差异,但只要基本目标相同,美国外交政策的延续性就不会受到损害。

戈德堡:得知大选结果后,中国会作何反应?

基辛格:我可以肯定,中国在得知结果后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各种与特朗普互动的方案,俄罗斯的反应恐怕也是如此。

戈德堡:您认为特朗普会是普京的辩护者(apologist)吗?

基辛格:不会。我认为特朗普之所以落下这种口实,是因为普京曾出于某种策略说了几句特朗普的好话,而特朗普觉得必须有所回应。

亨利·基辛格:中美文化差异是两国间的一个大问题

2007年,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基辛格在克里姆林宫会谈

戈德堡:你不觉得他们之间早就相识吗?

基辛格:我不觉得。

戈德堡:你认为俄罗斯会利用当前对其有利的形势吗?

基辛格:更可能的情况是,普京将静观其变。在美俄产生互动的所有地区,比如乌克兰和叙利亚,任何一方都无法一手遮天。在这些冲突地区的某些势力可能会觉得以后的活动自由度更大了。对此,普京会审时度势、静观其变。

戈德堡:你的意思是,世界可能变得更不稳定?

基辛格:总的来说,我认为过去6到9个月内,世界各国都在观望,都在等待美国大选结果。各国看到美国国内正在经历一场革命,针对这场革命,他们可能想花点时间做些研究,但到了某个时间节点,局势将迫使他们做出决策。唯一的例外是非国家行为体,他们也许会挑衅特朗普,使其做出削弱美国全球地位的反应。

戈德堡:来自“伊斯兰国”的威胁是否会变得更严重?

基辛格:那些非国家行为体也许会认为,特朗普应对恐怖袭击的方式将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恐怖组织实现其目的。

戈德堡:伊朗会对特朗普的当选作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