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也极具鲜明的时代特色_qqhexmuz.com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23日 09:00:11

  【找回有力量有格调的风景描写】

  作者:周新民(华中科技大学中文系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华中科技大学分中心研究员)

  中国古代文学风景描写的历史悠久。《诗经》《楚辞》开创了风景描写的先河,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承续了风景描写的文学传统,中国古代散文也有不少篇章是描绘风景的佳作。中国古代文论对风景有深入的探讨。刘勰的《文心雕龙》有“物色”篇专论风景与创作的关系、风景描写的方法等。风景描写之所以如此重要,首先是因为风景是作家创作的触媒。刘勰说:“岁有其物,物有其容;情以物迁,辞以情发。”刘勰把风景和文学创作的缘起连在一起,指出了风景是文学创作的发源。自中国文学现代性转型以来,小说中的风景成为现代文学的重要审美领域,弥补了中国古代小说风景描写不足的遗憾。近些年文学创作尤其是小说创作中,风景描写渐渐稀少,有限的风景描写也不太令人满意。这种现象引起了批评界的关注。文学中的风景描写之所以成为一个讨论话题,是因为它不仅描绘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而且和作家的世界观、审美态度、艺术表现能力紧密联系在一起。

  作家越是扎根于现实社会生活,越能写出优美的风景

  文学中风景缺失或者被弱化的原因,与中国当代文学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的文学转向有很大关系。在“改革文学”兴起后不久,“寻根文学”浪潮涌起,文学创作面向具体社会生活的创作路径被中断。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中国文学更关心精神、内宇宙、欲望、叙事形式等。在这股“向内转”的创作潮流裹挟下,外在客观生活淡出了文学的视野,带来的后果之一,即是风景被淡化被忽视。

  文学“向内转”从一定程度上屏蔽了作家和现实社会生活之间的关系,文学创作成了一项可以“脱实向虚”的智力活动。风景描写的缺失或弱化,也自然成了应有之义。其实,作家越是扎根于现实社会生活,越能写出优美的风景。《红旗谱》《林海雪原》《创业史》《山乡巨变》的风景描写之所以经典,作家深耕生活是不可或缺的要素。《红旗谱》的作者梁斌笔下所呈现的是他非常熟悉、且浸染其中的家乡风景和家乡人民的真实生活;《林海雪原》所叙写的林海和雪原,是曲波亲身战斗过的地方;柳青为写《创业史》,扎根皇甫村14年,深度参与乡村变革,体验农民在历史巨变时期的喜怒哀乐。我们也能从表现改革开放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中,找到令人称道的风景描写。作为在乡村出生成长的作家,路遥描写家乡风景自然不在话下。为了描写煤矿的生活图景,他到煤矿体验矿工的生活,还数次下矿井和矿工一起劳动。这些作品中令人赞赏的风景描写,和作家深入生活、观察生活、体验生活的实践活动分不开。他们不是浮光掠影、走马观花式地体验生活,更不是在斗室中想象与虚构生活,而是长期扎根生活。他们为了表现现实生活的内在历史逻辑,为了表现山乡巨变而描写风景,把风景看作是社会生活变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生活底蕴的作家创作的作品,会有令人称道的风景描写。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文学作品缺少风景描写的关键原因,是作家扑下身子扎根生活少了。今天,如何表现新时代“山乡巨变”成为作家们的崭新课题。这为文学作品再次找回令人神往的风景描写,提供了历史机遇。

   风景描写和作家要表达的乡愁主题紧密相关

  提到风景描写,我们会在脑海里浮想起一些名家名篇:鲁迅的《故乡》《社戏》、废名的《竹林的故事》、沈从文的《边城》、汪曾祺的《大淖记事》等。文学创作和风景之间为何建立起紧密的联系?从认识论的角度来看,对于风景的发现和描写,与作家对生活的熟悉程度紧密相关。同时,风景描写建立起作家和他所处生活环境之间的情感联系。《文心雕龙·物色》有云:“春秋代序,阴阳惨舒,物色之动,心亦摇焉。”刘勰认为,风景打动了人心,能引起情感共振。“一叶且或迎意,虫声有足引心,况清风与明月同夜,白日与春林共朝哉!”在刘勰看来,作家情感和“叶”“清风”“明月”“白日”“春林”共鸣共振。这是风景在文学创作发生学上的精辟见解。

  风景引发了作家的情感波澜,同时风景描写也被视为作家情感的重要表达方式,故有“一切景语皆情语”之说。风景和作家之间的情感关系,最为典型的体现莫过于作家与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之间的情感联系。所以,风景描写承载了作家对于故乡的深刻情感记忆。这就意味着,风景描写和作家要表达的乡愁主题紧密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