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特别漂亮……所以_sportzfusion.com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23日 08:53:11

“我十几岁的时候就离开山东了。但山东是我的根,我最根本的东西。它还种下了‘基因’在我的心底。别看我在北京生活了很多年,但还是一个地道的山东人”——

乔羽:“我是山东土里长出的庄稼”

□记者 卢昱

著名词作家乔羽,6月19日在北京去世。

1927年11月16日,乔羽出生于济宁市任城区冯家大院18号一个生活清苦却具有浓厚文化气息的家庭。1946年,乔羽离开济宁老家去了太行山,进入晋冀鲁豫边区的北方大学,从此开始了他人生的新旅程。

那个时代,那个年月,在乔羽身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他的笔下,有时代的心声,有时代的投影,更有时代的中国人内心真真切切的感情。他的代表作有《让我们荡起双桨》《我的祖国》《人说山西好风光》《刘三姐》《难忘今宵》等。

“我十几岁的时候就离开山东了。但山东是我的根,我最根本的东西。它还种下了‘基因’在我的心底。别看我在北京生活了很多年,但还是一个地道的山东人。生活情趣、吃饭和生活习惯还是山东的。我在这里出生,我是这土里长出来的庄稼。”乔羽曾对家乡如此深情表白。

斯人已逝,风范永存。乔羽老先生的经典之作如不息的运河之水,奔涌在岁月长河里;他对故乡的这份质朴的眷恋更是萦绕在字里行间,为后人留下久远的记忆。

“我给你们写了那么长一首歌了,

咱们的关系够好的了吧?”

与大众日报,乔羽先生有一个特别的缘分:现在的《大众日报社社歌》歌词,就是他“操刀”创作的。因为这个渊源,乔羽先生曾风趣地说:“我给你们写了那么长一首歌了,咱们的关系够好的了吧?”

曾任大众报业集团总编辑的朱宜学,是乔羽的济宁老乡。“20世纪80年代,我们曾在微山湖上一起泛舟,那是第一次见到他。”朱宜学回忆。以后,乔羽先生回山东,两人在各种场合下有过多次相见。有一次,乔羽从北京回山东,还专门把同行的大作曲家郑律成介绍给朱宜学相识。乡音无改,乡亲常记,两人相处得分外亲切。

1998年,大众日报筹划60年报庆活动,各个部门积极建言献策,当时集团子报《生活日报》的负责同志,提出了请乔羽写一首社歌的建议,请示朱宜学是否可行。朱宜学大加赞同,却也心存疑虑:那么大名气的大家,肯答应这样的“命题作文”吗?

《生活日报》负责同志通过山东电视台原文艺部主任、高级编辑李乃谦,辗转与乔羽联系上,没想到先生二话没说当即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对当时的情形,如今85岁高龄的李乃谦仍历历在目:“我先给乔老爷子通电话,把意思说了一下。过了一个星期,我与大众日报的同志赶到北京,乔老爷子就拿出写好的歌词。他说大众日报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在全国颇有影响。这个歌词,我认真写,写真东西,不写漂亮话。”

当时,对社歌报社已在全社会进行了公开征集,收到的作品不在少数。但大家就是大家,与其他作品相比,乔羽创作的歌词明显高出一筹,大家齐声叫好,毫无争议地选定了这个作品。

“乔老先生的歌词,确实是大手笔。我拿到后,很快谱好曲,他很满意。当时录了两个版本,一个是青年歌唱家王丽华的独唱,再就是大合唱。除了《大众日报社社歌》,我们还合作了交响合唱《祝福中华》、少儿合唱《我们永远是孩子》两部作品。乔老先生一直很随和、幽默、睿智。”《大众日报社社歌》作曲、山东艺术学院音乐学院院长李云涛回忆。

“乔羽的歌词为什么高明,除了他精深的功力与造诣外,对大众日报的了解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歌词第一句“我们从枪林弹雨中来”,就准确地点出了大众日报的特点,如果不关注报纸,是写不出来的。以乔羽的大家身份亲自创作,不仅为报庆添加了喜庆,也为有着光荣传统的大众日报增添了光荣。”朱宜学今天提及此事仍不禁动情。

“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们跟乔老爷子相识、相知。他说话太生活化了,不论在什么场合,接触什么人,他都是老济宁话,一辈子乡音未改。他跟咱们老百姓一样,说话做事没架子,表里如一。”——朴实,是乔羽给朱宜学、李乃谦两位留下的共同印象。

“他写的东西,朴朴素素,

总能说到事情的真实上去”

“他的创作,有很深的文学或者叫歌词艺术底蕴,太宽广了。他写的东西,朴朴素素,意蕴很深。很多人的文字花哨,用了很多美词,却说不到根上去,他总能说到事情的真实上去。”李乃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