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不能让民粹主义主导这个世界”——专访欧洲跨文化研究院主席阿兰·乐比雄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6日 15:57:55

2018年12月8日,“黄马甲”示威者在法国巴黎与警方对峙。图/新华

“民粹主义很复杂,很难解决,因为涉及到大量民众。”欧洲跨文化研究院主席阿兰·乐比雄近期接受《财经》专访时说,“如果不能从政治组织、政治机构来解决这个问题,世界就会更危险。”

阿兰·乐比雄(Alain Le Pichon)出生在法国军人世家,祖辈父辈都是法属殖民地军人或高官。二战期间日本入侵越南,幼小的乐比雄曾和家人一起被送进了集中营。成年后他在非洲做过十二年的田野调查,成为有影响力的人类学家。

40年前,阿兰·乐比雄开启了一场跨文化的思想冒险,并与意大利哲学家翁贝托·艾科创建欧洲跨文化研究院。近年来,阿兰·乐比雄关注中国发展,也和中国学界不断交流。在阿兰·乐比雄看来,“在跨文化交流的过程中,每个人都会遇到或难或易的事情,但是最重要的是要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

法国知识分子以关心时政闻名,在接受采访时,阿兰·乐比雄也坦率地对法国和欧盟的现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这位满头银发的法国学者主张,“建立长期的、有真正力量的政治体制,而不是利用民粹主义,才是解决问题之道。”

阿兰·乐比雄说:“中国应该积极参与全球化进程,和美国、欧盟一起进行持续的长期的对话和讨论,只有这样才能对全球化的进程和节奏进行有效管控。世界正在走入一个新阶段,全球化时代需要一个新的联合。”

不能用民粹主义解决社会问题

《财经》:去年底到今年5月,法国爆发了“黄马甲运动”,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您认为,为什么会发生“黄马甲运动”?

阿兰·乐比雄:“黄马甲运动”是一个过程,有很多原因。首先,法国这些年经济表现不好,中低收入群体购买力下降,生活负担加重,民众有很大怨言。

其次,法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民众有强烈的平等意识,法律又给民众反抗的空间,政府不能压制人民反抗的自由。

第三,由于经济发展受到资本主义、自由主义,还有经济全球化以及技术发展的影响,除了巴黎这样的大城市,法国有很多小地方和偏远地区被遗忘,那里的人们感觉非常失望。国家内部的割裂加剧了“黄马甲运动”。

《财经》:提到法国民众的反抗,这似乎是大革命形成的传统。

阿兰·乐比雄:是的,两百多年前法国有很多穷人,生活痛苦无望,于是爆发了大革命。从那时开始,法国人性格特点比较好战,喜欢战争和社会运动,现在仍然如此。法国人重视平等,对社会不公的容忍度低。从原则上来讲,现在的法国人民是自由的,也有反抗的权利。一旦有很多人抱怨自己的生活状况,就会做出一些反应,包括一些激烈的抗议。政府既没有强大的手段,也没有权力去镇压人民。

“黄马甲运动”就是在这个逻辑上发展的。之前有一些社会混乱,现在慢慢慢慢趋于平静了。我相信,大多数人最终会意识到,他们希望过平静的生活,并据此做出选择。当然,如果法国未来经济持续走低,甚至越来越坏的话,就会变成大问题。

《财经》:除了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其他民主国家近年来也发生了一些社会事件,因此目前有些人开始怀疑民主制度。

阿兰·乐比雄:不容否认,民主体系有一定的问题。在这样的体系里,很多大公司很成功,聚集了越来越强大的力量和运作能力。相比而言,政府的力量反而不够强大。政治家的任期有限,大公司却有很长的生存周期,于是产生了很多的矛盾。

其实这也关系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的问题。大公司有强大的势力,有长期的权力来掌控很多资源。面对这样的问题,如何能够找到一个强大的政治领袖人物,让他掌握强大的实权,同时拥有长期的视野和视角,就非常有必要了。现在法国没有这样的强大人物。马克龙总统有这种思想,但是他被现有的体制束缚住了,他也做不到。

《财经》:现在呼唤强人的民粹主义已经复活,您怎么看待民粹主义,如何解决民粹主义?

阿兰·乐比雄: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民粹主义很复杂,很难解决,因为涉及到大量民众。我本身不害怕这个问题,我害怕的是,如果不能从政治组织、政治机构来解决这个问题,世界就会更危险。要承认民粹主义是问题,但是我们不能让民粹主义主导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