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新中国70年儿童文学创作:童心如歌 繁花似锦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4日 03:50:52

  为孩子写作是一个光荣的事业,正如世界童话大师安徒生在他的名作《光荣的荆棘路》中所说:“光荣的荆棘路看起来像环绕着地球的一条灿烂的光带。只有幸运的人才被送到这条带上行走。”儿童文学作家就是这样一批幸运的人,儿童文学事业就是这样一条灿烂的光带。从1949年到2019年,新中国儿童文学已经走过了70年不平凡的道路,这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为新中国70年儿童文学做出独特而卓越贡献的作家,都是应当登上光荣榜的了不起的人物。70年儿童文学是中国儿童文学史上发展最快、成就最为显著的时期,岁月如歌,砥砺前行,一个个辉煌的业绩铺就了70年儿童文学的灿烂光带。

  第一个“黄金时期”与艰难探索

  “十七年”(1949年—1965年)是新中国儿童文学的崭新奠基与开拓创造的时期,这时期最能显示其作为“儿童的”文学的特殊发展规律与态势的是这样三种现象:就文学制度而言,是共青团中央和中国作家协会双重管理下的童书出版与儿童文学;就文学思潮与创作气脉而言,是少先队文学与“共产主义教育方向性”的红色基因;就文学的中外关系而言,是苏联儿童文学从理论到创作的多方面影响。

  正是由于1955年毛泽东主席高度重视儿童文学的一份批件,促使中国作家协会、团中央、文化部、教育部以及出版部门,在短时期内密集召开会议研究落实中央精神。特别是中国作家协会,制定了1955至1956年有关发展儿童文学创作的具体计划,敦促各地作协分会都来切实重视抓好儿童文学,并规划了190多位作家的创作任务,极大地激发了广大作家的创作热情,迎来了新中国儿童文学创作的第一个黄金时期,奠定了社会主义儿童文学的美学基础。这一时期涌现了一大批年轻的儿童文学新人,代表作家、诗人有:萧平、柯岩、徐光耀、袁鹰、胡奇、郑文光、杲向真、任德耀、任大星、任大霖、任溶溶等,以及更年轻的孙幼军、金波,评论家有蒋风、束沛德。

  “十七年”儿童文学的小说创作大致集中在两方面:一是革命历史题材,二是少先队校园内外生活题材。加强革命传统教育,表现理想主义、爱国主义、英雄主义,是这一时期少儿小说创作的主脉。影响较大的作品有:徐光耀的《小兵张嘎》,胡奇的《小马枪》,郭墟的《杨司令的少先队》,王愿坚的《小游击队员》,杨朔的《雪花飘飘》,袁静的《红色少年夺粮记》,王世镇的《枪》,杨大群的《小矿工》,崔坪的《红色游击队》,颜一烟的《小马倌和“大皮靴”叔叔》,韩作黎的《二千里行军》,鲁彦周的《找红军》,周骥良的《我们在地下作战》,萧平的《三月雪》,李伯宁的《铁娃娃》等。少先队校园题材作品多角度、多层次、多侧面地描写了新中国第一代少年儿童的生活世界,具有鲜明的时代烙印。代表作有:张天翼的《罗文应的故事》、冰心的《陶奇的暑假日记》、胡奇的《五彩路》、萧平的《海滨的孩子》、杲向真的《小胖和小松》、马烽的《韩梅梅》、张有德的《妹妹入学》、任大星的《吕小钢和他的妹妹》、魏金枝的《越早越好》、任大霖的《蟋蟀》、谢璞的《竹娃》、揭祥麟的《桂花村的孩子们》等,塑造了一批崭新的少年人物形象。

  “十七年”童话创作注重从我国传统民间故事、神话、传说中吸取丰富的艺术营养,借鉴民间文学的题材、形式,强调童话的民族特色、中国气派,注意拓宽幻想空间、张扬游戏精神以及营造作品整体的审美效果。代表作品有:张天翼的《宝葫芦的秘密》、严文井的《小溪流的歌》《“下次开船”港》、陈伯吹的《一只想飞的猫》、贺宜的《小公鸡历险记》、金近的《小猫钓鱼》《小鲤鱼跳龙门》、包蕾的《火萤与金鱼》《猪八戒吃西瓜》、洪汛涛的《神笔马良》、葛翠琳的《野葡萄》、黄庆云的《奇异的红星》、任溶溶的《一个天才的杂技演员》《“没头脑”和“不高兴”》、钟子芒的《孔雀的焰火》等;以及任德耀的童话剧《马兰花》、老舍的童话剧《宝船》、阮章竞的长篇童话诗《金色的海螺》等。其间还出现了一大批直接从民间文学转化过来的优秀之作,塑造了“葫芦娃”、“九色鹿”、“渔童”、“阿凡提”等深深植根于一代孩子记忆深处的艺术形象。此外,儿童诗如柯岩的《“小兵”的故事》《“小迷糊”阿姨》、袁鹰的《时光老人的礼物》,儿歌如鲁兵的《小猪奴尼》、张继楼的《夏天到来虫虫飞》,寓言如金江的《乌鸦兄弟》,科幻小说如郑文光的《飞向人马座》等也是这一时期可圈可点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