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今日话题 | 年薪百万也是“给人打工”,中国父母为何迷恋体制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3日 23:29:58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其次是不考公务员教师事业编。”近日,#爸妈眼中得体的工作#登上微博热搜,“到底什么工作才算好工作”引发热议。

在爸妈眼里,好工作的第一条就是“稳定”、“不会倒闭”。互联网新贵、自媒体KOL、金融精英,这些年薪百万的职业回到老家都被瞬间打回原形——“给人打工的”。

编制情结背后,是体制内外的综合待遇差

中国的父母们对体制内的迷恋,相信大多数子女都深有体会。这几年尽管公务员考试的话题在降温,讨论热度不复以往,但报考人数并没有随之下降。数据显示,2018年国考报名人数达165.97万,历史最高,竞争比达58:1。

如果考不上公务员,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往往也是事业单位、国企,再就是医生、教师。这些职业都有个共同的特点:稳定,且有一定的社会威望。

对那些从企业办社会时代走来,且经历过下岗潮的老一辈家长们来说,寄望于子女谋得稳定的编制,是很正常的心理。把时间拉长,所谓“士农工商”,自古以来读书的出路就是科举做官进体制,这是一种绵延久远的文化氛围。改革开放才四十年左右,自然很难扭转。

当然具体到个人,更现实的因素在于,“稳定”二字背后,是体制内外从薪酬待遇到福利保障、职业风险的差别。

无独有偶,今天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8年的年平均工资,其中IT业超14万元居首位。不过城镇私营单位和非私营单位整体相差甚远,前者平均工资是49575元,后者是82461元。

相对于明面上的工资差额,体制内的一些隐性福利,比如津贴、补贴和奖金,还会加剧收入的差别。甚至在五险一金的缴纳上,体制内单位比起私营企业来都要规范得多。

今日话题 | 年薪百万也是“给人打工”,中国父母为何迷恋体制

健全的职业保障机制,让大学生从踏入体制起,只要不犯错,就能无忧无虑的干到养老。这种免除后顾之忧的待遇,在互联网等快速迭代的新经济领域,几乎毫无可能。以共享单车为例,两三年时间一个产业风口就经历了从兴起到衰败,其从业者自然会颠沛流离。

哪怕是巨头级别的私营企业,“稳定”几乎也是奢侈品。此前中兴程序员跳楼、华为裁掉35岁以上老员工等话题,引发广泛讨论;近半年来互联网寒潮来袭,失业现象成为科技圈关注的热点,无不都显示出体制外的巨大流动性和失业风险。

而且,代际差别背后是观念、视野的差距。今年4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正式发布13个新职业,其中包括人工智能、云计算、电子竞技员等,这些岗位往往超出家长认知。

就好像一个程序员在回家时,面临的一个难题是,除了简化为“搞电脑的”,还能如何向父母具体描述自己的工作内容?

越接近体制,就越靠近资源分配的中心

如果不是以辈分而是以地域的视角来看,还会发现,编制情结最浓重的地方,往往是在经济不太发达的小县城,子女考上公务员,甚至是一件值得向全村说道的事情。

尽管基层公务员并非想象中的清闲,但年轻人扎堆进入,除了可观的收入和福利外,更是因为越靠近体制,就越接近资源分配的中心。

小县城熟人社会的纽带结构下,办事经常得靠人情支撑,体制内的社会地位背后是高人一等的话语权。和体制的亲疏远近,决定了资源调度能力的梯度差异。即便教师和医生,也都对应着最重要的教育、医疗两大资源,因此自然会成为爸妈眼中好工作的前三甲。

别说县城,甚至是发达的一线城市,体制内外资源分配的差序格局都依然存在。相信很多人都记得,去年北京某公司的CEO吐槽,企业缴税8000万仍然解决不了孩子上学问题;曾经的自媒体KOL咪蒙,也因为孩子上学问题而发文求助。

今日话题 | 年薪百万也是“给人打工”,中国父母为何迷恋体制

粉笔网CEO张小龙曾抱怨解决不了孩子上学问题

今天福利分房之类的特殊待遇已经大大减少,但从一线城市的户口到公租房,从公立学校的学位,再到三甲医院的病床,体制内比体制外获取的概率更高,这是不争的事实。

体制内掌握着资源分配的权力,这一方面吸引了大量考生挤独木桥,另一方面衍生出一些比较典型的具地域色彩的现象。

比如提到贪恋体制,可能很多人都会想到东北。此前哈尔滨招400多个环卫工,有1万多人报名,引发了广泛的争议。东北恰恰是国企高度集中的地区,上世纪国企改制中的下岗潮成为转型阵痛。

今日话题 | 年薪百万也是“给人打工”,中国父母为何迷恋体制

2012年,哈尔滨“三千本硕毕业生争当清洁工”引发热议,图片引自南方周末

今天的东北父母,难免会对下岗有着深刻阴影——尽管“下岗”这个词已经不合时宜,它早已逐渐被“失业”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