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京派文化的派头和做派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4日 01:17:05

  老舍在《离婚》中点评:“北京的文化能使人沉醉”,“它太像牛奶,而且已经有点发酸”。

  □高星

  “京派文化”这一概念,其实最早是一个很狭隘的概念。它是指20世纪30年代活跃在北京的自由主义作家群,其成员主要有沈从文、废名、朱光潜、何其芳、萧乾、老舍等。他们标榜北京作家的“诚实与质朴”,主张要张扬文坛正气,消除“海派”的歪风,力争描写小人物,贴近底层生活画卷,有人说它是对田园与人情的深切回眸。

  可见京派文化并不是今日形成的流行概念:如不仅包括以老舍为代表的文学,还包括以四合院为代表的建筑,以京剧为代表的戏剧等,可能更多的是“北京文化”吧。

  尽管京派文化最早是一个狭隘的文学概念,但当时它的内容却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并不简单是一个地域概念。因为沈从文描写的湘西小说也被列入了这一范畴,其中还有天津等地的作家。

  说到“京派文化”概念内容的宽泛,这也体现了京派文化本身特质的宽容和包容。而且这种特质一直延习至今。

  谈到京派文化,必然要谈到海派文化,就像说下里巴人,必然要谈到阳春白雪一样。眼前正火的海派清口大腕儿周立波说:郭德纲是吃大蒜的,而他是喝咖啡的。话虽难听,但说的确实是这个理。

  但不知有一种现象他是否注意到,就是在北京喜欢听郭德纲相声的人,许多也能接受周立波的清口,而在上海喜欢听周立波清口的人,并不见得有多少人能接受郭德纲的相声。这就是北京的文化的宽容和包容。

  当然,包容的不止周立波,还有赵本山、严顺开。

  北京的包容性离不开它的权威性,这也是它包容性的力量和自信所在。因为不止周立波、赵本山,还有王菲、周杰伦、卫慧、棉棉、木子美等等,都是通过北京走向大江南北,红遍全国的。

  北京是明清帝都,传统文化气氛浓厚。有结构对称、方正庄重和恢弘的宫殿,摆出皇子天下的风貌;浓缩天圆地方、上风下水,中轴线贯穿的街区布局,映出中央四射的光芒;规整严实、典雅典范、浑融文雅的四合院居室,弥漫着古朴平民的气息。

  北京向来是以主体文化的博大精神而不是先锋性、现代性而取得尊贵地位的。由于中央行政机构和研究机构的设置,这里成了各种文化汇源的中心。在上海忙着大建商户洋行的时候,北京忙着建设大学院校呢。

  在上海港出口进口的繁忙,霓虹闪烁斑斓炫目时,北京人在灰瓦绿荫的掩映下,轻松淡泊地看待着这一切,心情平稳,沉潜传统,开放姿态。就像章诒和笔下的康同壁母女,贵族总是骄傲的,终不因物质的丰裕而只在于精神的富足。因此,有人说北京文人有仕宦风骨。

  记得十几年前,有上海同志出差到北京,在饭桌上,他总给我们讲像微波炉、洗碗柜之类的家用电器,我们那时还没有用过,但我们也并不觉稀罕和新鲜,因此,也并不捧他的场,弄得他十分尴尬和没趣。

  上海在1842年屈辱的《江宁条约》之后,才从一个小渔村开始书写它的历史,殖民地文化的畸形发展和繁荣让他对身份的不认同看得犹为重要。上海把外来人全称“乡下人”,北京把外来人全称“外地人”。从中可见上海更看重的是身份的贵贱,北京看重的是位置的远近,因此,可以说上海人并不自信。

  从这就可以明白了北京文化,特别是北京文学传承的以市井人物为中心的创作传统。因为他们不怕俗,不怕掉价。

  其实京派文化从老舍、沈从文描写的小人物、底层生活开始,一直到如今普遍存在着同情弱者的趋势。

  北京群体张扬俗文化的趋势,中间是没有间断的传承。例如:萧乾、汪曾棋的老辣;刘绍棠、王蒙、刘心武的端正;陈建功、邓友梅、阿城的敦厚;王朔、徐星、刘索拉的调侃变奏;狗子、张弛、丁天、石康、冯唐的前赴后继。包括冯小刚的早期电影、郭德纲的相声、阿坚的诗歌、周云蓬的歌曲、刘小东的绘画、大仙的足球评论等,无不以歌颂平民为美,无不带有特俗的北京幽默,他们总会和普通劳动者心脉相连。

  因此,北京和上海两种文化谁优谁劣的嘴仗会永远打下去。因为有了传承,这个历史遗留问题才会永远呈现在眼前。

  杨义先生曾很直观地总结了两派的特点:京派作家笔下,我们领悟到大陆性原始人生的和谐;在海派作家笔下,我们感受的是沿海性异化人生的裂变。前者如竹掩清溪,翠色可餐;后者如霓虹灯广告牌,斑斓炫目……海派作家具有明显的先锋性,他们追随世界新潮,心态亢奋;京派作家继承沉潜温润的文学史精神系统,以开放的眼光看待外来文化,追求文学内在的质量,既有平民性,也有其贵族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