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世界文学新动向|阿特伍德最新诗集出版凤凰网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3日 21:50:33

原标题:世界文学新动向|阿特伍德最新诗集出版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最新诗集《深深地》

阿特伍德和最新出版的诗集

2020年年终,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最新诗集《深深地》(Dearly)出版,随后登顶各大年终书单,其中包括goodreads2020年度书选。这是阿特伍德十多年来第一本诗集。同题的诗歌表明了阿特伍德的主题:爱和哀恸,“深爱的人,相聚在这里/在这关闭的抽屉里,/正在褪色中,我想念你/我想念那消失了的,那早先离去了的。/我甚至想念仍在这里的。/我深深地想念你们。/我深深地为你们哀恸。”

阿特伍德发表了诗歌自述,发表于《卫报》,现节录如下:

我可以有把握地说——在找了一个小借口写了日记后——这首诗《深深地》写于2017年8月的第三个星期。在斯特拉特福(Stratford)的一条小街上,我用铅笔或滚珠(我必须检查一遍)写在一张纸上,也可能是旧信封、购物清单、笔记本页面,又或者是笔记本。这首诗歌的语言是二十世纪早期加拿大英语,当时的英语有短语“没那么糟”(less of a shit)。这个短语从来没在丁尼生的《悼念AHH》中出现过,但可能出现在乔叟的方言故事里。2017年12月,我从抽屉里拿出这首诗,勉强辨认出了笔迹,将它打成了一份电子文档。我是从文档的时间记录上,了解到了这些。

这首《深深地》,一首符合它的时代精神的诗歌,却声称自己不符合它。这不完全是死亡的象征,更像是生命的象征。

引用厄休拉·勒奎恩(Ursula Le Guin)的一句话,“光明,只存在于黑暗中,只存在于垂死的生命中。”(Only in dark the light.Only in dying life.)

诗歌,就像其他事物一样,是在特定的时间里创作的,诸如公元前2000年、公元800年、十四世纪、185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等等。它们也存在于某个特定的地方,诸如美索不达米亚、英国、法国、日本、俄罗斯。写它的人恰好在一个地方,在诸如书房里、草坪上、床上、战壕里、咖啡馆里、飞机上。诗歌通常由口而发,然后诉诸面上,这些面有像黏土、纸莎草纸、牛皮纸、纸、屏幕,同时它要借用某种书写工具,像铁笔、刷子、鹅毛笔、钢笔尖、铅笔、滚珠、计算机,还有特定的语言,像古埃及语、古英语、加泰罗尼亚语、中文、西班牙语、海达语。

一首诗歌总会承载某种信念,诸如赞美上帝、歌颂爱人、褒扬公爵夫人、挑战权力精英、思索自然或者生物、呼吁平民抵抗、呼唤全面跃进、谈论前任或者父权制,种种差异良多。一首诗歌如何编织,诸如高贵的语言、音乐伴奏、押韵的对句、自由诗、十四行诗、比喻、恰当的方言、俚语、脏话、大满贯时的夸口,也会受到潮流的影响。

诗歌的受众包括女神祭司、国王和宫廷、知识同侪的自我批评小组、民谣歌手搭档、时尚潮流搭档、垮掉派队友、创意写作101班、网路粉丝,正如艾米莉·狄金森所说,你的无名同伙(your fellow nobodies)。还有诗人一次又一次在所在之处掷出疯狂的话,他们被流放、被枪毙、被审查。在独裁统治下,愁眉苦脸的游吟诗人令人不安:在错误的地方说错误的话,会惹上一大堆麻烦。

每首诗都是如此:诗歌深深镶嵌在它们存在的时间和地方。它们不能抛弃自己的根。幸运的话,诗歌会超越它们的根。这意味着,后来的读者欣赏这些诗歌,尽管并不是以它最初的方式。美索不达米亚女神伊丝塔(Inanna)赞美诗非常吸引人,但它们不会像古代读者那样,阅读它就像骨髓融化到我的骨头里:我不认为伊丝塔会随时随地现身,伊丝塔会把几座山夷为平地,当然我可能是错的。

浪漫主义者一直在谈论永恒的名声和为时代写作,但写作没有所谓的永恒。名声和风格此起彼落,书籍也会被唾弃,被焚烧,后来或许又被发掘,被回收。今天的歌者很可能成为后来的歌者的燧火,就像后天的燧火会从火焰中取出,保存到颂歌和浮雕之中。塔罗牌中的命运之轮(Wheel of Fortune)实际上是一个轮子,这是有原因的。天有不测风云,至少有时候是这样。没有所谓的命运。根本就没有。

电影《邮差》(Il Postino)里的快递员偷了聂鲁达的诗歌,并算在自己的账上,以此来为自己的爱情歌唱。“诗歌不属于那些写诗的人,”他说,“它属于需要它的人。”事实上,当这首诗歌从写下它的人的手中流失掉,当这个人告别这里的时间和地方,这首诗歌就会像原子一样消散,还有谁真正拥有这首诗歌呢?

钟声为谁而鸣?亲爱的读者,为你。这首诗歌是为谁而作?也是你,这首诗歌为你而作。

阮清越谈后特朗普时代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