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伊东祐信:父亲伊东忠太的“新汉学”之旅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3日 20:44:19

伊东调研时所作的自画像,小腿上打着紧紧的绑腿,携带着双筒望远镜。

伊东调研时所作的自画像,小腿上打着紧紧的绑腿,携带着双筒望远镜。

1867年10月18日,父亲出生于山形县米泽市。因为第二年是明治元年(1868),父亲便恰好与“明治”年号同岁。
父亲五岁时进入了藩校兴让馆,从背诵“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的《三字经》开始了他与中国文化的接触。六岁时进京,入学番町小学校,之后又因为祖父(军医)的工作调动而搬到了佐仓。在那里,父亲继续在续敬德老师的汉学塾中学习《文章规范》《十八史略》等。
十四岁时父亲回到了东京,并进入东京外国语学校德语系学习,这是他与西方文明的初次相遇。该校1882年9月至1883年7月的《定期考试成绩表》现在依然保存完好,成绩表上记录了德语语法、德语翻译、数学、地理、历史等二十个科目的考试成绩。
在当时有着“皇汉修身两学”的规定。所谓“皇汉”,指的是学习《史记》《文章规范》《日本外史》等;“修身”则是指诵读《论语》《大学》等。从成绩单上看,父亲的兄长熊治(后改名祐彦)比父亲高一年级,成绩却是父亲较为优秀。
明治时代几乎人手一本《故事成语》,并且大家都很熟知《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聊斋志异》等书中的人物。我在上小学的时候(1920年)还学唱过“天莫空勾践,时非无范蠡”之类的歌曲。
父亲虽然没有教过我汉学,但我在耳濡目染中不知不觉地记住了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以及《西游记》中的各个角色。父亲还经常在饭后诵读文天祥的《正气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在齐太史简(此时父亲用筷子敲碗),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当时的我也在一旁附和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父亲留学的课题是“日本佛教寺院起源考”,所以第一站便是中国。虽然父亲有汉学素养,在感情上也对中国比较亲近,但是近代学术研究中的可用资料乏善可陈。这就意味着摆在面前的是一次前途未知的“探险”。父亲的中国行是“和魂洋才”明治人的一次尝试,也可以说是以野外调查为形式的“新汉学”之旅。
父亲还在与“野外笔记”相同的笔记本上写下了旅行的日记,记录下了旅途中的情形、逸事、投宿地的样子、与知县等人的对话,甚至还有夜晚所做的梦。因为野外笔记中已经记录了建筑调研的内容,所以日记里只留下了所访问寺庙的名称,但有所感时他也会记下自己的想法。

伊东祐信:父亲伊东忠太的“新汉学”之旅

父亲在大同“发现华严寺完好地保留了辽金创建时的样式时,不由得喜出望外,并在这份狂喜中埋头”研究起来。当他来到云冈石窟寺时,分外震惊,“实在是意外中的意外。我居然在这里发现了法源寺的起源,这种惊喜真是任何事情都无法媲美”。在应州看见大木塔时,“我在发现这意外所得之物时真是喜出望外,当时几乎是在半癫狂的状态下拍摄照片进行研究”。
这次旅行中最重要的课题居然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得到了最完美的解答,不得不说,父亲是幸运的。虽然父亲并没有说“这些都是佛祖保佑”,但是他的妻子也就是我的母亲,确实是这样想的。

伊东祐信:父亲伊东忠太的“新汉学”之旅

父亲在旅行中访问过的寺庙、参拜的堂塔、瞻仰的佛像数不胜数,所以这也是一次“巡礼之旅”。还沉浸在兴奋之中的父亲前往了夙愿中的五台山。五台山的风景令他想起了日本的高野山,但意外的是,山顶居然十分平坦。父亲在野外笔记中描绘了“想象中的某某某与实际的某某某”的对比图,所以这还是一趟对之前心中所想象进行确认的“修正之旅”。
从北京前往西安,是一趟徜徉在中国古代文明发祥地、古代文化中心的旅行;从西安前往成都,则是沿着当年诸葛亮率军北伐的路线南下,这是《三国演义》中的世界,一路上不断遇到熟悉的地名、人物、故事等,可以说这也是一次“怀古之旅”。
后来父亲曾说过,“总之,我非常想追随三藏法师的足迹,一路走到印度”。他在北京听闻寺本婉雅法师的西藏行计划时,深受触动,甚至想要与之同行。因为顾及自己的人生目标和家人,按照日记中所说,“不得不放弃了”。对于仕途正处于上升期的父亲来说,那种冒险只能是一种梦想。但是,父亲的这趟“汉学行”,从“三国演义”走到“西游记”,最终展翅飞到了亚洲大陆的最西端。
伊东忠太《手绘天朝:遗失在日本的中国建筑史》,是对伊东忠太1902年4月至1903年6月在中国各地进行历访调查时所保存的5册野外笔记原书进行了拍摄、整理、附加图注以及解说等编纂而成。其中大部分图片为彩图,另有少量黑白图片。

入选中版好书2020年度榜 入选商报10月好书推荐 入选文学好书榜10月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