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钟振振杂谈诗词创作(四十九)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07日 13:28:45

  钟振振博士 1950年生,南京人。现任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古文献整理研究所所长。兼任国家留学基金委“外国学者中华文化研究奖学金”指导教授,中国韵文学会会长,全球汉诗总会副会长,中华诗词学会顾问,中央电视台“诗词大会”总顾问、小楼听雨诗刊顾问、国家图书馆文津讲坛特聘教授等。曾应邀在美国耶鲁、斯坦福等海外三十多所名校讲学。

  

钟振振杂谈诗词创作(四十九)


  “2014年中华大学生研究生诗词大赛”本科生词组获奖作品评点(冠亚季军)

  榜速星辰,评迟月旦;寖成故事,每耸新闻。此获奖诸作讲析程序之必不可省也。“2016中华大学生研究生诗词大赛”降帷之际,盟主燕云子谓余曰:“前届赛事,词组点评,兄实为之,诸生称善,以为中肯。复以相浼,可乎?”余闻言窃哂,盖马齿稍长,所更事多,稔此诱驴就磨之术耳。牵磨劳苦,驴虽蠢,亦不乐为。穷坊主无青刍相饵,惟抚其背而已。余性直,不少假借,甘语无多,诸生安得称善哉!虽然,竟诺之。无他故,每忆少时亦尝以所作就教于前辈名公,语顺耳则喜,逆耳辄不喜,久乃悟其皆爱我,而良药苦口,惠我尤多者也。

  余尝有诗曰:“弟子不必不如师,如是我闻韩退之。二十四番花有信,荼蘼犹及殿春时。”又有诗曰:“数码编程四序推,小园香径莫徘徊。荼蘼销尽残枝雪,自有榴红炫火来。”甚矣吾衰也,诗词之艺之学,薪传火续,青眼高歌,以望吾子。敢以前辈所惠我者,转惠诸生。诸生其谅之!诸生其谅之!

  丙申夏至后三日

  南京师范大学钟振振记

  本科生词组

  冠 军

  水龙吟·咏白樱花

  汤增悦(中山大学国际金融学院2014级)

  满园掠雪飞云,繁樱铺绣行人路。轻扬体态,断蓬踪迹,飘零意绪。几绕寒枝,几沾襟袖,几随风雨。共乡心一枕,织成春思,春无迹、思千缕。〇摇落一枝折取。剩冰心、向人低诉。寒窗瘦尽,此身同是,浮生羁旅。花底樽前,春愁纵遣,归愁谁与?正莺啼渐老,似应怜我,作相思句。

  【评点】

  人花双绾,脉络井井,一气流转。

  “掠雪飞云”“冰心”,切“白樱花”之“白”。

  “轻扬体态,断蓬踪迹,飘零意绪”,鼎足对好。惟“断蓬”稍嫌不工,改“散离”如何?

  “几绕寒枝,几沾襟袖,几随风雨”,兼排比、骈偶之妙。惟“寒枝”稍嫌不工,改“枝梢”如何?又“绕”可改“缀”,则未落之花、已落之花两面俱到,自较三句皆已落之花为立体,意蕴更丰富矣。

  “共乡心一枕”,与下“织成春思”缺乏关照。改“共乡思千缕”如何?“心”不可“织”,“枕”不可“织”,“思”(谐音“丝”)“缕”则可“织”矣。

  “摇落一枝折取”,“一”字重出。前所议改“乡心一枕”为“乡思千缕”者,亦为避此重字也。“枝”字亦重出,似难改,且仍之。

  “剩冰心”,“心”字亦重出,前所议改“乡心一枕”为“乡思千缕”者,亦为避此重字也。

  “寒窗瘦尽”,“寒”字亦重出,改“客窗”如何?“客窗”可照应下文“羁旅”。以上诸重字,非积极修辞之“重言”,故须避之。若“春”“思”等字之重,乃积极修辞,有意为之,不为病也。

  “正莺啼渐老”,“正”“渐”稍嫌相犯。“正”者当下,为精确之时间节点;“渐”者过程,为模糊之时间线段。“正”改“甚”(为甚)如何?“甚莺啼渐老”一问,逗出“似应怜我”之揣测,语气更为自然贯通。

  亚 军

  水龙吟·读《庄子》

  韩涛(河北工业大学化工学院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2013级)

  有为何异无为,既言齐物分庸讵?凡亡未丧,楚存未始,虽来莫圉。才罢悬疣,又生骈拇,俱如樗瓠。叹天高道远,空闻地籁,厉风济、谁其怒?〇纵把世间行遍,立缁帷、难寻渔父。广成极野,鸿蒙浑沌,徒留聋瞽。曷若归兮,庶人求福,圣人求路。笑庄周亦慕,藐姑射上,望神人伫。

  【评点】

  工科生而能读《庄子》,实属难能,自当刮目。

  “有为何异无为,既言齐物分庸讵?”一起即发见《庄子》中逻辑漏洞,予以质疑,可谓狡黠。“分庸讵”,即“庸讵分”,为叶韵而倒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