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茅奖评委、文学教授谈文学的力量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8日 18:27:39

  “品阅书香·名家面对面”是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的重点项目之一,作为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主办的北京阅读季子项目,通过自办或联结出版机构、阅读空间、图书馆、社区等各类阅读组织的方式,邀请国内外知名作家,举办阅读论坛等活动。中国出版传媒商报作为项目的策划方和执行方,广泛联结社会力量,推荐大量优质合作机构和优质内容,进行阅读推广。

  此前我们曾连续推出专题报道,呈现了一批表现亮眼的阅读推广品牌(链接:本报2019年1 月29 日2498、2499 期第9 版《北京阅读季关注品牌“名家面对面”重点项目连连看》;4 月30 日2522 期第8版《北京阅读季关注品牌力量“名家面对面”重点项目实招“起底”》;8月16日2552期第3版《“名家面对面”重点项目聚焦老北京文化传承》;9月27日2562、2563期第54版《名家面对面 作家思享会吸睛人气高》;10月11日2565期10版《名家面对面 作家专访探寻写作缘起》等)。

  今年,“品阅书香·名家面对面”特别策划了“今夜,我和茅盾文学奖有个约会”“传统文化也可以很亲近”等多个主题的系列活动。近期,“今夜,我和茅盾文学奖有个约会”活动先后邀请茅奖评委、作家、出版人等与读者面对面,多维度挖掘文学的力量。

  10月12日,由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北京阅读季·名家面对面、中国出版传媒商报承办,中国人民大学文艺思潮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协办的“今夜,我与茅盾文学奖有个约会”系列活动之首场在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举办。活动邀请《文艺报》总编辑、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茅奖评委梁鸿鹰,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梁鸿,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院长、茅奖评委杨庆祥,代表作家和评论家等不同的角度亮相和发问,引发读者对文学之用的深入思考。活动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主持。

  各位学者大咖从茅盾文学奖聊到新晋诺奖文学奖得主,点评了海内外文学奖及其影响力,并从中分析中国当代文学原创力与世界的距离。文学的力量是什么?娱乐化世代文学的阅读价值是什么?围绕一系列问题,现场嘉宾纷纷抛出自己的独到见解。

  茅盾文学作品能否进入文学史?

  韩敬群:今年,《人世间》(梁晓声)、《应物兄》(李洱)、《牵风记》(徐怀中)、《北上》(徐则臣)、《主角》(陈彦)5部作品从242部入选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梁鸿鹰和杨庆祥是茅盾文学奖评委,该奖筛选秉承着什么样的标准与尺度?

  梁鸿鹰:评选过程是一个不断甄别、争论的过程,评委在评审过程中经过了5轮的筛选,从200多部到80部,依次筛到40部、30部、10部、5部。越往后越激烈,从30部开始评委之间就开始了非常激烈的“搏斗”。大家有很大分歧,但再怎么分歧最后也要产生5部获奖作品。这5部作品有各自的特长,优势非常突出。

  杨庆祥:茅奖是只评过去的4年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的超过13万字的长篇小说,在这个标准下,核心是符合茅盾先生对于长篇小说精神的理解,即反映中国现实主义的作品。今年胜出的这5部作品,无论是从艺术、主题、价值观的角度,都非常的符合茅盾文学奖的评价的要求,同时也能够呈现过去4年里面中国长篇小说的成就。

  韩敬群:从作家角度看,这5部获选理由是什么?

  梁鸿:一个真正的作家,写作的时候一定是依照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不是为了获得某个奖项而写。一个奖项固然非常好,它对作家是一种嘉奖,也在提醒读者关注,这是作家渴望的。这并不意味着作家在写作的时候要迎合读者,一个作家在创作的时候关注的是他自己,但当写作之后,还是希望有一个读者能够阅读,能够感受到作家的心灵中的传递。

  我觉得一个作家的奖项和作家的写作应该分开来看,从这一届茅奖来看,比如像李洱的《应物兄》、徐则臣的《北上》、梁晓声的《人世间》,当你读到他们的作品时,你会发现他们用思想创造了一个世界,他们试图在创造的世界里来展示他们所认知的世界与人的关系,与社会的关系。可以说,他们是有自我追求的作家。一个奖项的评选,并不是一锤定音“某位作家是一个伟大的作家”,更多的是提醒读者,去关注和了解一部值得阅读的书,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韩敬群:从1982年开始评选第一届茅盾文学奖,到今年总共10届,产生了48部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其中,影响力最广的两部作品是《平凡的世界》和《穆斯林的葬礼》。据悉,《平凡的世界》一年销量将近300万册,《穆斯林的葬礼》也有几十万的销量,并在高校图书馆中借阅排行榜上一直居高不下。但实际上在我们现有文学史的写作里,这两本书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与普通读者热情拥戴好像构成很大的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