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东莞诗歌:从源起到普及的创作力量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6日 02:01:04

东莞诗歌:从源起到普及的创作力量

近来,央视首档全民参与的诗词节目《中国诗词大会》在网络走红,该节目带动全民重温古诗词中的美、情、智、趣,受此影响,一些东莞市民也开始留意本土的诗歌。

东莞诗歌从宋代发源,诗人们执笔为矛,为国家人民奔走呼号。而在当代,东莞诗歌走过了一个从“零散”到“集群”,再逐步回归大众的过程,完成了历史文脉的继承与延续,创新与繁荣。

“东莞诗歌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形成了中国打工诗歌的潮流。”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广东省作协专职副主席杨克说,近年来东莞的诗歌慢慢走向多样化,不完全是打工题材,诗人身份有各种变化,东莞的诗歌呈现多元化状态。

“有寻梦者,就有书写梦想的人。”广东外来诗人的代表人物、东莞诗歌界的先行者方舟说,东莞是广东诗歌重镇。

文/柯秋彬 肖俏

集结典籍留存文脉

东莞诗歌创作从宋朝开始,并在明朝达到繁盛。明朝“名流辈出,先后涌现260多位诗人,先后成立‘凤台’‘南园’两个诗社,文人交相唱和……”东莞理工学院文学院院长田根胜在《近现代东莞学人群体研究》中这样写道。

明初直至清末,东莞凤台诗社组织兴起。诗人们在诗社雅集,参与诗词交流活动。据《东莞县志》记载:明朝年间,东莞何潜渊、夏侯恭等十五个人在凤凰台集结,组成诗社。从此之后,文人们雅集诗社,进行文学交流在东莞基本形成传统。

后来的东莞诗歌作品大多受“凤台诗社”时期交流创作过程的影响,继承《诗经》《楚辞》以来古代先贤诗歌正派的创作方式,反映社会现实或者诗人感受,成为人们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

清道光末年(19世纪中期),东莞人邓淳在《宝安诗正》中积极倡导诗的正派,所以书名中有“诗正”二字。清朝末年、民国初年,东莞学者张其淦在邓淳旧稿的基础上,再加入罗嘉蓉的《宝安诗正续集》、苏泽东《宝安诗正再续集》一起编撰而成《东莞诗录》。

展开全文

田根胜在《近现代东莞学人群体研究》中指出,《东莞诗录》收录了东莞历代700余诗人的诗作,基本反映了东莞800余年诗歌的发展情况,为东莞本土诗歌的历史记载以及传播延续起到重要作用。

随着历史向前发展,在特定的社会背景下,东莞诗歌的主题集中呈现出了三次爱国主义高潮:宋朝沦亡、元兵侵入东莞时期;清末国家多故、外强入侵的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在这些时期,诗人们带着家国情怀,以及“以笔当戈”的社会责任感,所创作出来的东莞诗歌,贯穿着一根爱国主义的红线。

心怀家国书写战歌

南宋时,东莞附城榴花村村民熊飞眼看着当时国破家亡的社会环境,愤起联络东莞各地义士,毅然率义军北上投奔文天祥,共同抗击元军。诗人李春叟(东莞獭步人,近长安镇涌头)在妹夫熊飞出征之前,为其作了一首送别诗:《送熊飞赴文丞相麾下》。诗中这样写道:“龙泉出匣鬼神惊,猎猎霜风送客程。白发垂堂千里别,丹心报国一身轻。划开云露冲牛斗,挽落天河洗甲兵。马革裹尸真壮士,阳关莫作断肠声。”

寒风大雨之下,熊飞等一干义士不畏前路艰险,动身往最前线保卫国家,在亲人们依依作别的注视中渐行渐远。一句“马革裹尸真壮士,阳关莫作断肠声”表明义士们明知前路凶多吉少,仍胸怀在战场上宁死不屈,奋战到底的决心。东莞人们一腔热血,以及拳拳爱国之情溢于言表。

到了清朝末年,凤台倒塌,东莞诗人又成立“凤台新社”,在新社的诗歌活动持续到1937年。抗战期间,凤台新社诗人大半离世,余下的诗人组成“东官诗社”,一直活动到1949年。

田根胜在《近现代东莞学人群体研究》中提及:“近现代东莞学人的一个重要特征是群体间交往频繁,其中,诗人结社对诗文创作的繁荣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在此时期,如陈伯陶、张其淦、邓尔雅、苏泽东等东莞爱国诗人,面对国难,写下了数量众多的诗篇,为国为民奔走呼号。

诗人们在不同时期,不同时局,坚持进行着交流与创作,并对相关文集加以编撰和传播。这为东莞诗歌的延续、东莞地域文化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从零散到集群的创作力量

时光转到上世纪80年代,东莞涌现出谭日超、邓慕尧、筱敏等一批诗人。谭日超写了《望香港》和《大沙田放歌》,其中《望香港》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写的,当时香港仍未回归,故而是比较先锋的诗歌作品,在广东诗歌界有一定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