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马克思主义人类学视野中的文化批评理论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7日 20:27:53

  二、指向自身的文化批评:“表述危机”与实验精神

  美国学者麦克尔·赫兹菲尔德指出,“人类学的任务就是透过那些自称为永恒真理的华丽辞藻去揭示隐藏其后的种种我们所熟知的实践行为”,(11)就此而言,人类学具有某种与马克思主义相近的批判性气质。关于马克思本人有没有进行过专门的人类学研究的问题,在学术界颇有争议。有些学者强调马克思的人类学思想与人类学学科规范的差异,也有学者肯定马克思关于“人的本质”的思想是不容置疑的哲学人类学。在后者看来,人类学的研究视域贯穿着马克思思想的始终,如马尔库什曾指出,在哲学——“人类学”思想方面,青年马克思与晚期马克思是一个统一体。(12)国内曾有学者根据“民族志是人类学的核心方法”的观点,否定马克思主义人类学的存在。但在笔者看来,这一看法有值得商榷处。我们不仅可以列举出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类本质”、《费尔巴哈提纲》中对“人”概念的批判、《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对人的社会关系的论述,到《资本论》中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非人性”的分析,还能看到马克思对摩尔根《古代社会》的研究笔记等大量证据,特别是马克思晚年所做的人类学笔记,显示了人类学观念和方法是马克思一向倚重的思想工具。荷兰学者范·丹姆曾指出:人类学的含义并不意味着正统学科意义上的民族志或异文化研究,而是应该包括对“人的本质”问题在内的整体性和综合性研究,它涵盖了解剖学、生理学、文化行为和人的精神方面。(13)丹姆的观点,可以说是人类学在当代发展中对自身的再审视和再定位,在较大程度上吻合以文化批评为主要内容的人类学发展现状。况且,人类学思想与人类学学科是不同的概念,前者作为研究领域和观念成果,不必受方法规范的约束;马克思的人类学思想本身又是筑基于摩尔根等人的人类学研究之上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相关研究,正是对马克思人类学思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再延伸,它在理论形态上保持与“正统的”人类学差异的同时,还保有与人类学同样的研究对象和问题域上的交集。可以确信的是,对资本主义文化的研究是马克思主义的主要任务之一,正是这一任务使马克思的研究与人类学发生了密切的联系,将马克思主义中的上述思想归结为一种建立在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上的哲学人类学思想,是恰当而且合理的。

  在马克思主义人类学思想的影响下,文学批评领域中的一种人类学批评也应运而生。按照伊格尔顿的看法,“人类学批评始于第二国际时期,它有百科全书式的学问和充满自信的总体化观念,它对社会主义必然性所依据的历史进步法则持有实证主义的肯定观点,它不可思议地把机械唯物主义和新康德主义融合起来,既谈对抗斗争,也谈审美能力”。(14)在这些充满讥诮的评价里,可以看出伊格尔顿对那种本质主义和机械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见解的不屑,对在第二国际思想影响下的马克思主义人类学、特别是其所带有的近代哲学的决定论倾向表现出不满。但实际上,马克思将人的本质看作在历史的时间中不断变化的和可塑的,并没有给出具有决定论色彩的关于人的现成的答案和固定的发展模式。同时,马克思主义人类学思想在20世纪的发展中,凭借文化批评对自身文化的反思和对自身理论的审视,逐步摆脱了源于第二国际的总体化观念和决定论思想,显示出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品格和批判精神,这一点在法兰克福学派的文化批评和伯明翰学派的文化研究中都有鲜明的表现。伊格尔顿也公允地肯定了马克思主义人类学所提供的宏阔的历史观:“跨历史概念在历史唯物主义中占有一席之地,因为跨历史活动在人类历史中起着关键作用。马克思主义的‘人类学’批评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它的长处之一就是提醒了我们这样的事实。”(15)

  伊格尔顿把人类学批评放在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中的首要位置,并指出了马克思主义人类学批评的任务,包括:“在社会进化过程中,艺术的功能是什么?‘审美’能力的物质和生物基础是什么?艺术与人类劳动的关系是什么?艺术如何与神话、仪式、宗教和语言联系起来,它的社会功能是什么?”(16)在伊格尔顿看来,文学批评领域中的这些人类学问题未免宏大得“令人生畏”,但从另一方面看,马克思主义人类学的优长之处,就在于它并不把自己禁锢在作品的历史语境或自己的历史语境里,而是以开阔的视野关注更为永久的“物种的存在、自然历史或物种语境”,并在这一意义上理解文化;把物种的稳定性与文化的变化性、本质的一般性与本质表现的多样性结合起来考察,从而赋予了文学研究以宏阔的视野和深厚的历史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