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渐入佳境:游走于影像与田野之间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3日 06:15:04

内容摘要:也正是在从事纪录片创作的过程中,我逐渐感受到世界多元文化的魅力,以及通过影像方法记录和表述文化内容的深远价值,于是在2004年重返北京大学,攻读文化人类学博士学位,并完成《田野灵光:人类学影像民族志的历时性考察与理论研究》的博士论文。从教学的角度来看,影视人类学最好的学习期是在大学的本科阶段,通过学科理论、历史源流、影片分析与影像拍摄方法的综合教育,让学生知其道,习其术,谙其史,涉其趣,既掌握这门学科的基础知识,又具备影视创作的基本技能,能够独立完成影像民族志作品。这自然是本学科与其他人类学学科相区别的重要特点,也能够在海内外的人类学影展中获得声誉,但是我更主张将影像方法应用于人类学的普遍研究之中,即在田野调查过程中,利用影像工具随机记录文化事象,以“影像田野笔记”等形式,丰富人类学者的调查内容。

关键词:影像;学科;民族志;电影;学术;影视人类学;研究;文化;创作;纪录片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作为一个多年游走于“五行三界”的“浪人”,人类学对我的吸引力依然是来自远方的召唤。游走于影像与人类学共同营造的“河山胜境”,或许正是我此生皈依的“法门”。 

渐入佳境:游走于影像与田野之间

  生命是一次有趣的探险,有时需要激流勇进,有时需要辨明方向,但更多的时候,不妨追随着自己的心性,随兴所至,或可以渐入佳境。我与人类学之间的关联,就是这样一种虽始料未及,却充满情致的人生旅程,以至于今天,虽然跻身人类学界日短,更谈不上有什么学术造诣,却独乐其中。

  与众多毕生事一业的学术专才不同,我的求学经历与职业生涯颇为曲折,常被友人笑为“迷踪拳”。20世纪90年代初,我入读北京大学法律系,主修科目多为法学诸门类:公约宪法、刑民诉讼……只是我天性比较怠于法条诵记与案件争讼,又因毕业实习期间,曾在西藏拉萨司法局工作三个多月,经常下乡普法,“心玩儿野了”,所以近毕业时,转而投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研究生,在郑洞天教授的门下,学习了三年的电影导演理论与创作实践,其间拿过校级奖学金,执导的几部短片评价良好,硕士论文《美国法律题材电影研究》也得到了学界的肯定。在拿到电影学硕士文凭之后,我放弃了留校的计划,开始了以影视拍摄为主、文字写作为辅的自由职业者生涯。

  从2000年起,我参与了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世界电影之旅》的栏目创建,并在其后十年间,访问了世界近三十个国家,拍摄出上百集世界电影文化纪录片。也正是在从事纪录片创作的过程中,我逐渐感受到世界多元文化的魅力,以及通过影像方法记录和表述文化内容的深远价值,于是在2004年重返北京大学,攻读文化人类学博士学位,并完成《田野灵光:人类学影像民族志的历时性考察与理论研究》的博士论文。2012年获得博士学位之后,我进入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开始了在高校从事教学与科研的另一种人生体验。

  影视人类学作为一门人类学体系中的分支学科,在国内学界始终处于较为边缘的地位。究其原因,首先是自身的学科建设水平相对薄弱,特别是理论框架缺乏系统性的学术表述与规范的术语体系,难以和人类学的主流学术系统建立平等的对话关系。因此,迄今为止,中国的影视人类学仍被大多数学人等同于拍摄民族志纪录片,没有能够建构出一套更富于理论价值的学科发展体系。而在学科内部,从事影视人类学研究的学者们也多以民族志影片的摄制为主业,自成一派,较少参与人类学其他领域的学术讨论,这反过来也阻碍了这一分支学科在人类学大语境中话语权的提升。

  我在中央民族大学的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任教不过一年有余,专注于影视人类学的教学、研究和影像创作,虽然资历甚浅,但多少有些心得体会。从研究的角度而论,影视人类学界应当拓宽视野,除了拍摄和制作影像民族志文本之外,还需对人类所创造的影像文化有着更为宏观的观察、思考与表述。换言之,让影像不仅作为我们学术表达的独特工具,更成为这一学科研究的核心领域,与当代世界文化的影像化趋势相呼应。以影像文化为阵地,影视人类学者才能够建构一整套学科理论体系,扩张学术领域,成为与其他分支学科展开交流的对话方,共同参与到人类学学术共同体的建设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