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原创散文】爱情,不再是一碗面的味道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23日 17:05:48

  【原创散文】爱情,不再是一碗面的味道

  涡阳,一座拥有170万人口,四季分明的县城。什么是四季分明?夏天,40℃的高温让人挥汗如雨像洗桑拿;冬天,零下10℃的冷酷造就大雪纷飞的冰窖体验——对于居住在南方边陲或者北方边疆的朋友来说,这样形容可能更有一些代入感。不过,我要讲的故事发生在春夏之交的5月16号。彼时涡阳的天气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三天前最高气温19度,而那天不知怎的,就突然变成了29度。

  

  朱 琳

  朱琳已经忙了整整一天。她的心情突然变得很糟糕,就如同这善变的天气。捱到晚上9点,怀里10个月大的孩子体温飙升到了39.5度,整整比最高气温多出10度。炭火一样肉嘟嘟的身体,“炙烫”着朱琳受伤的手指,也时刻刺痛着她的心。手指是四天前一边照看孩子一边准备午餐时,不小心被刀切破的。当时,护士出身的她并没有惊慌失措,只是等到丈夫张翔快下班时,才简单地给他发了一句:“我去医院了,手被刀切了一点,血止不住了。”张翔赶到医院的时候,看见妻子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绑着纱布,手指刚刚被缝了两针。雪白的医用纱布,纯净得像妻子看到自己时,嘴角微微扬起的笑。他是涡阳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的一名90后辅警,日常任务是在大队执勤点青牛广场巡逻。青牛广场是县城人流量较大的地标级商业广场,治安形势复杂。在那里,张翔和战友们需要时刻保持警惕,随时准备处置一切突发事件。5月16号那天,孩子是早上起的热,很突然。中午回家后,张翔笨手笨脚地拾掇出一点食物和妻子简单吃了一口。看着妻子量体温、喂药、10分钟为孩子擦一次身,专业而又细致,自己却帮不上忙。他局促地搓了搓手,说:我该上班了,晚上下了班就回来。朱琳笑了笑说,去吧。心想,下了班不回家帮我,还能到哪去?真是嘴笨。不为别的,因为自己的儿子生病了。

  

  张 翔

  妻子手指受伤的那天,张翔也很忙。

  

  (左一为正在训练中的张翔)小苹果10个月大,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人儿。他熟悉了母亲的气味,不抱抱就哭。至于那个一身汗味的男人,小苹果很有些不待见。每次看到张翔伸出的双手,小苹果总是磁极相斥般第一时间扭过了头,送个后背给他看。要不是妈妈对这个叫做“粑粑”的“黑炭头”很客气,他甚至都懒得瞄他一眼。他经常听到妈妈在电话里和闺蜜阿姨聊起一件和自己小命攸关的“大事情”:去年6月27号,是妈妈过了预产期的第三天。早上7点半,“粑粑”刚出家门去上班,妈妈就慌慌张张地拨通了“紧急召回”电话:你能回来吗?我羊水破了。还好,“粑粑”带着一阵风及时赶到。妈妈静静地躺在沙发上看着他,一边安慰他不要紧张,一边自己紧张地流着眼泪。后来,妈妈总是感慨,要是“粑粑”再晚来一会送她上医院,小苹果的小命就没了。听妈妈在电话里说得柔情似水,好像“粑粑”是踩着祥云来救她们的孙猴子,百聊不嫌其厌。但是小苹果长大后应该不领他这个情:为啥就不能请假在家守着你媳妇和肚子里的宝宝呢?真是的!诺,就说现在,小苹果发高烧时,你又在哪里?

  

  儿 子站在大人的角度看,小苹果讨厌“粑粑”似乎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你这个坏“粑粑”,烦死了。

  

  (朱琳一边学习一边照看小苹果)时钟指向5月16号晚上9点。小苹果的体温飙升到了39.5度。说好下班回家的张翔还是不见人影。

  

  一 碗 面

  

  饥肠辘辘的朱琳感觉有点头晕。一直在忙着照顾发高烧的儿子,晚饭没有顾得上做,这时候好像有些低血糖了。“降了,38度5了”

  “再擦擦”

  “身上也没那么烫了”

  “小脚也温乎了”

  “你回来可以帮我下(碗)面条不”

  

  朱琳一边坚持着给儿子擦拭身体物理降温,一边给丈夫发着微信。

  只有最后那一条信息,是为她自己发的,而且发得那么有礼貌,把夫妻之间如何“相敬如宾”诠释得淋漓尽致。

  “晚上去大队值班,今天该咱们门岗(值勤)。”

  然而,张翔却把中队长的消息截图转给了朱琳。

  任务来得很突然。

  

  张翔没有告诉队长,半个月前刚刚做完囊肿手术的妻子,正独自在家照顾发着高烧的孩子。

  因为妻子做手术的那两天,他请过假。

  队里人手少任务重,当时是战友们轮流为他顶的班,张翔实在不好意思再请假。

  是呵,队里谁家不是一摊子事,在等着顶梁柱呢?

  

  凌晨1点。

  小苹果的体温终于显示正常。

  朱琳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梦里,她似乎闻到了浓浓的诱人香味,那是一碗飘着葱花和麻油的热汤面……

  

  57 秒

  5月16号的故事讲完了。

  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一个月后,6月16号。

  张翔兴冲冲地回家,拿出一份亳州市公安局政治部刚刚印发的文件。

  递到妻子面前,说:这个,我们大队长让我带回家,送给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