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我那不曾耕耘的故土啊_shoesalwaysfit.com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23日 09:11:59

谢尔盖·亚历山德罗维奇·叶赛宁(Серге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Есенин,1895—1925),俄罗斯田园派诗人。生于梁赞省一个农民家庭,由富农外祖父养育。1912年毕业于师范学校,之后前往莫斯科,在印刷厂当一名校对员,同时参加苏里科夫文学音乐小组,兼修沙尼亚夫斯基平民大学课程。
你不爱我也不怜悯我
你不爱我也不怜悯我,
莫非我不够英俊?
你的手搭在我的肩上,
情欲使你茫然失神。
年轻多情的姑娘,对你
我既不鲁莽也不温存。
请告诉我,你喜欢过多少人?
记得多少人的手臂?多少人的嘴唇?
我知道,那些已成为过眼云烟,
他们没触及过你的火焰,
你坐过许多人的膝头,
如今竟在我的身边。
你尽管眯起眼睛
去思念那一位情人,
须知我也沉浸在回忆里,
对你的爱并不算深。
不要把我们的关系视为命运,
它只不过是感情的冲动,
似我们这般萍水相逢,
微微一笑就各奔前程。
诚然,你将走自己的路,
消磨没有欢乐的时辰,
只是不要挑逗天真无邪的少年,
只是不要撩拨他们的春心。
当你同别人在小巷里逗留,
倾吐着甜蜜的话语,
也许我也会在那儿漫步,
重又与你街头相遇。
你会依偎着别人的肩头,
脸儿微微地倾在一旁,
你会小声对我说:“晚上好!”
我回答说:“晚上好,姑娘。”
什么也引不起心的不安,
什么也唤不醒心的激动,
爱情不可能去了又来,
灰烬不会再烈火熊熊。
王守仁 译
我沿着初雪漫步
我沿着初雪漫步,
心中的力量勃起像怒放的铃兰,
在我的道路上空,夜晚
把蓝色小蜡烛般的星星点燃。
我不知道那是光明还是黑暗?
密林中是风在唱还是公鸡在啼?
也许田野上并不是冬天,
而是许多天鹅落在了草地。
啊,白色的镜面的大地,你多美!
微微的寒意使我血液沸腾!
多么想让我那炽热的身体,
去紧贴白桦裸露的胸脯。
啊,森林的郁郁葱葱的浑浊!
啊,白雪覆盖的原野的惬意!
多想在柳树的枝杈上,
也嫁接上我的两只手臂。
望一眼田野,望一眼天空
望一眼田野,望一眼天空——
地上是乐土,天上有天堂。
我那不曾耕耘的故土啊,
你又淹没进粮食的海洋。
过去没人放牧的林场,
重又出现一群群未脱缰的牛羊;
一条金色的小溪,
从苍翠的山顶往下流淌。
啊,我相信——或许,
为了获得更多的面粉,
神灵的双手正爱抚地把牛奶
洒上临死的庄稼汉的头顶。
再见吧,故乡的密林
再见吧,故乡的密林,
再见吧,金色的泉水。
一团团乌云漂浮游荡,
被太阳的犁头碰得粉碎。
好天气,你尽情照耀吧,
而我却喜欢忧愁。
我再也不愿在皮靴筒上
插一把小钢刀了。
夜晚闷得透不过气,
躺在马驹肚皮下难以入眠,
那发着清脆响声的喜悦
也不能把整个森林塞满。
蓝天上那座无形大门的门环,
已经被拉得叮当直响,
看啊,暴风雨就要来临,
会把大地一扫而光!
花朵深深地垂着头
花朵深深地垂着头,
别了!——这样对我说。
我永远不愿见到那个人,
更不想去看那座院落。
我看见你和这堆黄土,
我忍受着,心灵的忐忑。
当新的爱抚走近,我浑身战栗,
亲爱的,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我理解了全部的生活,
任它含着笑意从我身边走过。
世上的事有时也会重演,
我经常这样对人说。
总之,还会有人走来,
逝去的不会为忧伤折磨。
活着的人们自会谱写下一曲
比现在存留的更珍贵的歌。
我心爱的和她心上的人儿
幽静里,倾听着这支歌。
那时,或许她还会想起我,
就象想起那不重开的花朵。
多美的夜啊!我不能自已
多美的夜啊!我不能自已。
我睡不着。月色那般地迷人。
在我的心底仿佛又浮起了
那已经失去的青春。
变冷的岁月的女友,
不要把戏耍叫做爱情,
让那皎美的月色
更轻盈地流向我的褥枕。
让它大胆地去勾勒
那些被扭曲的线条,
你既不能失去爱恋,
你也不会再点燃爱的火苗。
爱情只可能有一次,
所以我对你感到陌生,
菩提树白白地招手,
可我们的双脚已陷入雪堆中。
是的,我知道,你也知道,
那月亮蓝色的回光
照在菩提树上,已不见花,
照在菩提树上,只见霜和雪。
我们早已不再相爱了,
你不属于我,而我又交给别人,
我们两个不过是在一起
玩弄了一场不珍贵的爱情。
随便地亲热一会,拥抱吧,
在狡诈的热情中亲吻吧,
可让心儿永远只梦见五月,
和我那永远爱恋的人。
我告别了故乡的小屋
我告别了故乡的小屋,
丢下蓝色的罗斯。
当三星高照,池塘边的桦树林
会消融衰老母亲的忧思。
月亮像金色的青蛙
在平静的水中浮游,
老父亲的白胡像苹果花
在嘴巴底下飘动。
我不会很快就回来的!
暴风雪在久久地唱歌和鸣响。
苍老的枫树支着一条腿,
监护着蓝色的罗斯。
在那吻着落叶雨点的人的身上,
我知道,欢乐是有的,
因为那棵老枫树,
像我的头一样低低地摇晃。
我不悔恨、呼唤和哭泣
我不悔恨、呼唤和哭泣,
一切会消逝,如白苹果树的烟花,
金秋的衰色在笼盖着我,
我再也不会有芳春的年华。
我这被寒意袭过的心哪,
如今你不会再激越地跳荡,
白桦花布编织的国家啊,
你不再引诱我去赤脚游逛。
流浪汉的心魂哪,你越来越少
点燃起我口中语言的烈焰。
啊,我失却了的清新、
狂暴的眼神和潮样的情感!
生活啊,如今是我倦于希望了,
还是你只是我的一场春梦?
仿佛在那回音犹响的春晨
我骑匹玫瑰色骏马在驰骋。
在世间我们谁都要枯朽,
黄铜色败叶悄然落下枫树……
生生不息的天下万物啊,
愿你们永远地美好幸福。
关注读睡,诗意栖居
诗 / 词 / 散文 / 微小说 投稿加读睡微信:9813731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创办于2015年11月16日,诗社以“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以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现已出版诗友合著诗集《读睡诗选之春暖花开》《读睡诗选之草长莺飞》。诗友们笔耕不辍,诗社砥砺前行,不断推陈出新,推荐优秀诗作,出品优质诗集,朗诵优秀作品,以多种形式推荐诗人作品,让更多人读优秀作品,体味诗歌文化,我们正在行进中!

原标题:《叶赛宁诗歌精选|爱情只可能有一次,所以我对你感到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