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汪曾祺散文摘抄及赏析15处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18日 01:04:25

 从留白处解读汪曾祺小说的寓言性来源:《文学教育》2012年第05期内容摘要:汪曾祺将中国画中的留白技巧运用于小说创作中,通过凝练言语、弱化情节等方法,既加深了“风俗画小说

 

从留白处解读汪曾祺小说的寓言性

来源:《文学教育》2012年第05期

内容摘要:汪曾祺将中国画中的留白技巧运用于小说创作中,通过凝练言语、弱化情节等方法,既加深了“风俗画小说”的“画之美”,又赋予其部分小说意在言外的寓言性特征。另有寄托的故事在叙述时有所保留,在虚实相生的留白处赋予读者思考的空间,由此形成了人和现实世界的寓言性内涵。

关键词:汪曾祺小说创作留白寓言性虚实相生

汪曾祺的小说是“旧”的,在他的叙述中,总绕不开对于传统生活的深深依恋,记忆在追溯中自然倾泻,构成一幅幅流动的风俗画;汪曾祺的小说同时又是“新”的,新时期以来,当许多作家着眼于审视伤痕,深化反思,让文学“承担着沉重的社会功利效应”时,汪曾祺却用平淡的笔调展现和谐,让当时的人们发出“小说原来可以这样写”的惊呼。在这种“旧题新作”中,汪曾祺所写之人不过是市井小民,所言之事不过是日常生活,但每次读罢,却总让人有种“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感觉。这有赖于汪曾祺在小说中的“留白”。

一留白:从绘画到文学

留白原本是中国画的技法,它来源于我国传统哲学中虚实相生的思想。老子云:“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最精妙的景致往往无法以具体的形态复现,而只能在抽象的无形里心领神会。留白即是通达无形的方法,布景时,画家计白当黑,有意留出无笔墨着色之处,这样,便给予观者无限延伸的体悟空间,景的灵韵由笔墨之外逸出,达到“无画处皆成妙境”的效果。

文学作品中的留白与绘画留白有所不同。前者是通过“不画”留出空间上的空白,笔墨之黑与所留之白能够较为直观地呈现在观者面前,而后者则是通过“虚写”留下可供思考的余地。这种“虚写”可以是直接的“不写”,但更多的是“少写”、“略写”,不事事言尽,不把该说的话说全,而将更多的文字“浪费”在看似与情节、主题无关的叙述上,通过这种有意含藏的“虚化”,曲径通幽地指向作品背后的意蕴。比起绘画的“黑白”分明,文学作品中的留白无法让人一眼看穿,而避实就虚,以虚写实所造就的多重意蕴也并不仅能以感性体悟,而更需要理性的介入,合理的思考。

汪曾祺是小说家,同时也是绘画的好手,他曾说:“短篇小说越来越讲究留白,像绘画一样……(是)空白的艺术。”在他的小说中,留白技巧得到了广泛运用,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是在叙述中凝练言语,捋平情绪,鲜有主观介入式的评论。《大淖记事》中,保安队的刘号长仗势欺人,强占了善良纯洁的巧云,作者对整个过程的叙述仅有“拨开巧云家的门”和“走的时候留下十块钱”两句,可谓省略至极,但这两句话之间的空白却容纳下一整幕人间惨剧,更饱含着巧云深切而无奈的悲愤。作者只叙不议,将体验绝望、怒斥暴行的权利让给读

浅谈80年代汪曾祺散文中“谈吃”的现象专业汉语言文学班级082学号08011114姓名费会

殊之处最后重点总结其特殊性的成因。

现当代文坛上,笔下涉及“吃”的作家虽不止汪曾祺一个,但是能够把“吃”写的雅俗融合而且毫不做作的,汪曾祺可谓是第一人选。周作人谈吃,是为了表现艺术化的生活。正如他在《生活之艺术》中讲到“生活不是很容易的事。动物那样的,自然地简易地生活,是其一法;把生活当作一种艺术,微妙地美地生活,又是一法”1周作人是推崇艺术化的生活的,在他看来,中国人少的就是生活的艺术,少的就是微妙的,美的生活。而在《北京的茶食》中说得更为具体一些:“我们于日用必需的东西之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有

我们关注的不仅仅是他写了哪些吃食,更应思考的是为什么汪老如此钟情于写吃,我们关注的不应是作家写了什么,而更应该思考的是为什么作家开始写这个题材。有关“吃文化”在整个中国的文化中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题材了,如汪老在多篇写吃的美文之中提到的袁才子的《随园食单》就已经表示在吃文化方面已有相关叙述了,并且汪曾祺在《知味集》征稿小序中所言:“浙中清馋,无过张岱,白下老饕,端让随园”而汪曾祺在八九十年代,却对各种菜的“色、香、味”的描写却毫不吝啬笔墨,反而在他笔下有关吃的文字却如行云流水般一泻而下,绵延开去,浩浩汤汤。细读其散文后,归纳汪曾祺钟爱乃至陶醉于写“吃”,并写的如此别具特色的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点。

一、汪曾祺写当时当地“吃食”缅怀的是那些逝去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