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第一届“香公杯”乡愁诗文大赛初选入围作品‖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19日 10:23:47

水车静静地伫立在村东头的小河边。水车早已不再旋转,硕大的车盘在岁月的熏染下变成了黑褐色,斑驳不堪,像一位掉光了牙齿的老人,在风中瑟瑟着枯瘦的身子,默数着生命里的黄昏。

从我记事起,水车就已经存在。那时有一首歌叫《北国之春》,“棣棠丛丛,朝雾蒙蒙,水车小屋静,传来阵阵儿歌声……”每每听到这首歌,心里总是浮想联翩。而水车的旁边真的有一座小木屋,里面住着看水车的林生大爹。小时候,我们就喜欢到小木屋去,林生大爹会给我们讲“七侠五义”“三国演义”一类的故事。他还会变戏法一样给我们一些他都舍不得吃的糖果饼干,塞到我们的怀里,他则眯着眼睛朝我们乐呵呵地笑。

小木屋也算是当时人们的休闲中心,在附近庄稼地里干活的村民也喜欢到小木屋里聊天拉家常。记忆中,小木屋里的火炉上架着的铜壶永远冒着咝咝的热气,永远充满着欢声笑语……

每天,水车吱悠吱悠转个不停,清清的河水在水车的旋转中,从轮回的车盘流出,然后哗哗地流向小溪,流进稻田,流进庄稼人的心田里……夕阳西下,村子的炊烟开始升起来了,袅袅地飘向远方的群山。炊烟的味道牵引着牧童归家的心,暮归的老牛迈着稳健的步伐,依旧甩着它长长的尾巴,从水车旁边经过,后面跟着的小牛不时发出欢快的哼叫。这就是我记忆中的故乡。

春天来了,细雨如烟,小河两岸的榉树爆出了嫩芽,开出了淡黄色的小花,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儿。岸边的沙滩上栖息的是正在梳理羽毛的鸭子,它们的脚蹼踩着松软的沙滩,不时扇动双翅,发出“嘎嘎”的欢叫。田野里一垄垄的油菜花盛开了,金黄金黄的一片,招来了飞舞的蜂蝶,到处弥漫着泥土的芬芳,洋溢着春的气息。河水依偎着水车,河水在静静地流着,河底的卵石一目了然,成群的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

水车是松木材料做成的,直径有五六米许,车盘上拴着几十个盛水的竹筒,像一个偌大的磨盘。老人们说,水车看起来构造简单,可制造和安装水车却很有讲究。其中最重要的有两条:一是装水车的材料必须是松木。其他再好的木材,如做家具的最佳木材梨木、杉木、香樟木等,都不能用于制造水车,制作成水车天天浸泡在水里是很容易腐朽的。“水浸千年松”,只有松木才不怕水浸,最适合制作水车。事实也证明了“水浸千年松”的说法。在老家村河里筑陂头的那些木桩和栅栏木,全部都是松木。究其原因是松木有松油不怕水浸,非但不怕水浸,而且只有在水里浸着才不会被虫蛀蚀,越浸越坚而千年不坏。

水车开始转动了,车盘沉入河水,拴在车盘的竹筒装满了水,水车盘的圆轮旋转起来,负重的轴心自然而然地发出咿呀的声响。盛满水的那些竹筒随着角度的变化而变化,装满水的竹筒转到最高点的时候,清清的水滴从半空抛洒出来,仿佛万斛珍珠撒向大地。竹筒口正好对着水车上的水槽倾倒下来。此时,水流便瀑布般地向地面的水渠倾泻而下,流向远方,伴随着发出的是轰隆隆的巨响,令人叹为观止!

早晨的小河往往是女人们的天下。水车旁边的青石板上挤满了人,洗衣的村姑挎着洗衣的木桶踏着轻盈的步子,她们挥舞手中浣衣的棒槌在啪啪脆响。三个女人一出戏,谁家的闺女找了个城里的后生,谁家俩口子昨晚吵架了……家长里短、奇闻逸事,聊个没完没了,整条小河都是嘻嘻哈哈、热热闹闹的,只有水车在静静地听着。

老家缺水,唯一的灌溉用水就是那贵得像油一样的河水。夏夜,月光如水,河水静静地流淌着,漾起月光的点点碎影,映衬着古老的水车;河面上泛着鱼鳞般的微光,不知是谁扔下一块小石头,静静的河面漾起了阵阵涟漪……   

在这个夏夜里,忙碌的人们还要到不远处的庄稼地去给稻田放夜水。男人们白天要干活,只有晚上抽空放夜水灌溉农田。水车还在旋转,汩汩的河水流经水圳注入稻田,给干涸的土地带来难得的甘霖。就是在这样的夏夜里,站在矮寨上就可以看到田野里闪动的手电的微光,一亮一灭的,就像那满空点点的繁星……

席慕容说,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我是一个恋旧的人,在我的潜意识里,水车就是我留在乡村沃土里的根。水车不见了,那么剩下的只是保存在内心深处一份最真实的记忆,我无法想象那种痛楚怎样才能抚平。但是,我也知道,世间万物没有不会老去的,是不可抗拒的方向与最终的归宿只是迟与早的问题,就像人一样,在年轮的重复中终究会老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