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老舍文章多年被白用 舒乙向教辅图书讨薪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9日 08:19:43

作家老舍资料图

作家老舍资料图

教辅书琳琅满目,其中多是免费使用作者文章。 摄影 师文静

教辅书琳琅满目,其中多是免费使用作者文章。 摄影 师文静

 读者在语文教辅书专柜选书。 摄影 师文静

 读者在语文教辅书专柜选书。 摄影 师文静

  要不是近日《教科书使用作品支付报酬办法》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很多作家和著作权人还不知道作品被选入教科书是应该领取稿酬的。按照历年“文章免费进教材”的惯例,大量出版社不愿意支付给作家稿酬,多数作者被“欠薪”。而在教辅市场,作者们被侵权则更甚,不仅文章被删改,甚至没有署名,很多作者根本不知道被侵权。这些乱局,随着法律法规的出台及作家维权意识的增强将会得到改善。

  出版社所选作品多是“免费午餐”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是负责全国报刊转载和教科书汇编文字作品等“法定许可”稿酬的唯一法定收转机构。日前,该协会代转了作家孙建江从教科书中所得的稿费,孙建江的4篇作品被选入人民教育出版社《幼儿师范学校语文教科书》,从2010年至2012年,3年的使用费共计1800元。孙建江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不是这次收到稿费,恐怕我还不知道有人用了我的作品,但出版社给了我稿费却没有给我样书。”

  与孙建江的遭遇一样,不知道自己的作品被教科书选用的作家大有人在。据了解,目前业内仅有为数不多的出版社向教材作者支付稿费,而且标准参差不齐,一般是每千字50元左右,只有人民教育出版社等极少出版社执行每千字100元的标准。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微博]称,很多著作权人不知道自己的作品被教科书选用,也就谈不上因此而有收益;少数著作权人通过非编选者和出版社等其他渠道了解到作品被选用,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想不到还可以领稿费,不知道向谁,如何索要。

  为何出版社不愿支付作家稿酬呢?张洪波告诉记者,编写教科书属于“法定许可”,即可以先选用后支付报酬,但是很多出版社的版权法律意识不强,从不会主动寻找作者。由于出版社没有主动公开教科书选用作品的篇目,导致相当数量的作者在作品被选用后并未获得稿酬。当然,也有出版社以支付稿酬导致成本上升为由吃“免费午餐”。针对这个问题,张洪波认为出版社以成本高为由不支付作者稿酬是不合逻辑的,况且稿酬在教科书成本中所占的比例非常低。

  与寥寥无几的已支付稿酬相比,是教材出版的庞大体量。根据2011年的数据,全国共出版课本78281种,其中初版25944种,重版、重印52337种,总印数34.40亿册,定价总金额为330.17亿元。

  高昂成本让作家维权“卡脖子”

  与教材市场的“欠薪”相比,教辅市场的侵权更厉害。童话作家野军就在微博上透露,《小学语文课本读本·阅读的翅膀》和《小学生课外提速度训练》分别收录了他的作品《还童石》和《荷叶船》,但是出版方和图书主编均未和他本人联系过,希望得到维权。

  张洪波称,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已得到老舍的著作权人舒乙和作家刘墉的授权,帮助这两位作家“讨薪”。其中著名作家老舍是被侵权比较严重的,因为老舍的文章是中小学语文教材的“常客”,也是各类教辅书的常选篇目。“舒乙明确表示,选用了老舍作品的教辅书,没有取得过他的授权,更没有任何教辅书向他支付过稿酬。”

  有类似遭遇的还很多。据一项统计显示,某出版社出版的200多种教辅图书,文字作品超万篇,涉及作者约4000人,多数作者未获得稿酬,且其中1000多篇文字作品没有作者署名,很多外文作品的译文也没有译者署名。

  张洪波称,教辅图书和教师教学用书等非教材类图书不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法定许可”范畴,即必须事先获得作者的授权,约定稿费标准后才能编写和出版。“但目前很多出版社故意混淆教材和教辅的概念,更有出版社按照法律对教材的规定用极低的稿酬敷衍作者。其实,没有经过作者授权擅自将作者作品收入教师教学用书和教辅材料,是侵犯作者汇编权、获酬权等著作权权利的严重侵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