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香港作家张家瑜出散文集 马家辉称不看妻子的书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5日 04:03:18


  原名林美枝。

  生于台湾,旅美数年后定居香港。

  专栏文章散见于《晶报》《广州日报》《明报》《印刻》等报纸杂志。

  《我开始轻视语言》是张家瑜第一本散文集,

  行旅、爱情、阅读、记忆、旧时光……

  零落的生活片段,在她安静的文字中呈现出独特样貌;

  串联起一条不曾间断的,始终移动的生命轨迹。

  香港作家张家瑜出版了自己第一本散文集《我开始轻视语言》,作为丈夫的马家辉竟然不看。而张家瑜却坦陈自己是“马先生文章的第一个读者。”日前,夫妻二人携手来深宣传新书《我开始轻视语言》,借此机会,记者采访了鲜被大众知悉的张家瑜女士。马家辉和张家瑜都是晶报深港书评的专栏作家,其中马家辉还是晶报《对照记@1963》的专栏作家。

  “阅读和看电影占了我生活的很大一部分,就阅读来说,我其实更喜欢读诗歌,也喜欢写诗,写的诗歌出一本书应该没问题了,有表达欲的时候,第一想到的是诗歌。”张家瑜告诉晶报记者,除了散文,自己也想尝试写短篇小说。

香港作家张家瑜出散文集 马家辉称不看妻子的书

 
马家辉与张家瑜夫妻二人携手来深宣传新书《我开始轻视语言》。  

  香港作家张家瑜出版了自己第一本散文集《我开始轻视语言》,但作为丈夫的马家辉竟然说没看这本书,岂有此理?对此马家辉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论——“人跟人不管是夫妻、朋友也好,不要什么都清楚明白,留一个空间更好。我每天24小时对着她,所以我决定不看她的书了,让我的心中留着一个悬念,好像张家瑜我永远不了解的,我觉得这种感觉更好,才能让你感觉每天在你身边的人比较有新鲜感、神秘感,不要什么都清楚,因此故意不去看。”

  马家辉说,张家瑜文章的好是不在话下的,她的文章不像自己写文章那样有明显的起承转合,有时候也替她担心:读者真的那么聪明,能读懂她文章的意思吗?关于文章的这个特征,在采访中,张家瑜说这可能和自己喜欢写诗有关系,她说自己平常更喜欢用诗歌去表达,自己的诗都可以出一本书了。

  尽管马家辉故意没有读张家瑜的文章,但是张家瑜却坦陈自己是马家辉写作的第一个读者,“我是马先生的第一个读者,可能不同意他表达的方式,但是很尊重对方的风格,往往是看完同一场电影,吃完同一顿饭,我们都有不同的观察和思考。”张家瑜说。

  《我开始轻视语言》是张家瑜第一本散文集,全书按主题分为五篇,包括童年回忆、香港漫谈、旅途见闻、阅读感悟、旁观社会……零落的生活片段,在她静谧优美的文字中呈现出独特样貌,营造起一种柔软的阅读气氛。著名文化人梁文道赞誉道:“张家瑜能够用文字探索到相当深的一些感观,她笔下的这些记忆,她看到的这些东西,在她写出来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很朦胧忧郁的诗意。”

  出版社工作人员告诉晶报记者,新书一上市各方赞誉如潮,刚出版就被发行商要求加印。许多豆瓣、微博读者更是表达希望作者有更多书能陆续出版上市。日前,张家瑜和马家辉一起在深圳中心书城办了一场“张家瑜对谈马家辉:我开始轻视语言”的活动,活动前,记者采访了张家瑜女士。

  访谈:生活离不开阅读和看电影

  马家辉是我的伯乐

  晶报:《我开始轻视语言》是您的第一本散文集,您个人如何看待自己的第一本书?

  张家瑜:这本书的出版是很机缘巧合的,我自己都没有怎么想过要出版这些文章,是我的先生马家辉将文章整理后给了出版社,就出版了。

  其实我这本书要感谢太多人了,因为写东西的人很多,如果没有一定的运气或者是机缘的话,就没有办法让许多的读者看到。那个机缘可能就是一个伯乐,马家辉当然是我的第一个伯乐。

  晶报:这本书的书名《我开始轻视语言》是您里边的一篇文章,怎么用了这个做书名了呢?

  张家瑜:用这个书名是编辑的意思。“我开始轻视语言”作为书名,其实会产生一些误解,读者可能会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自大而轻视语言呢?如果读了书中那篇文章就会发现,其实这并不是字面的那个意思,文中想表达的是政治家们要珍视自己的语言,不能总是食言。

  晶报:书中文章的书写用了大量的“那时候、小时候、记得”,有一些文章是对旧时光的打捞,写这些文章对您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