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一台朗诵音乐会何以火爆如此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5日 06:07:53

  金秋十月的一个周末,我早早赶往浦东丁香路,郑重其事地看一场“秋·思名家名作朗诵音乐会”。但心里也在打鼓,拥有近2000座的东艺音乐厅坐得了多少前来聆听以诗文朗诵为主打节目的观众呢?在19:30开演前,偌大的剧场里已经座无虚席。音乐厅无需帷幕,只有一树秋叶的投影,静谧地洒在舞台上。小女孩的童声独唱让场内顿时安静了下来,钢琴独奏继续以诗一般的旋律奏响序曲。

  24个节目中,诗歌与散文朗诵就占了20个,且不少朗诵是配乐的,凡此都构成了诗和音乐的珠联璧合,成为名副其实的“朗诵音乐会”。即使是不配乐的朗诵,好诗文本身就充满乐感,朗诵名家们用贝斯或单簧管般的嗓音、抑扬顿挫的语调,如行吟诗人般且走且吟,其表演有点令人陶醉得欲罢不能。

  选目是第一位的。20篇诗文中,中国古典诗词有5篇,中国现当代诗文有12篇,外国诗文占3篇。中国古典诗词中多传世佳作,但若选择绝句和律诗,篇幅短小,朗诵者走马灯似的轮番上下场,多有不便,所以,这一场以选长篇为主,是适合舞台调度的。选目陌生者多半为外国诗文,如童自荣朗诵的《安娜贝尔·李》(爱伦坡),宋怀强朗诵的《当我真正开始爱自己》(卓别林),仿佛开启了另一扇窗户,多了几分哲思。朗诵类节目大多糅合进程度不等的戏剧表演成分,这应是值得肯定和鼓励的。胡乐民朗诵的李白《将进酒》和岳飞《满江红》,善用中国戏曲道白中的喷口,使字音刚劲有力,再辅以戏曲表演中相应的身段组合,给人以一种阳刚之美,有力地传递了中国古典诗词中豪放派一路的风范。京剧演员唐元才朗诵的《观沧海》和《浪淘沙·北戴河》,更是融进了铜锤花脸道白、做派乃至唱腔的精粹。最后一句把吟诗改成唱诗,赢得台下满堂彩。胡、唐二位的表演受欢迎,说明朗诵从传统戏曲表演中吸收养分,应该是一条可以探索的创新之路。

  戴望舒的《雨巷》是朗诵会常备的节目,这一次,刘家桢与李峥的联袂演出翻出了新意。刘饰抒情男主,李饰丁香一样的姑娘,各撑着油纸伞的他们在音乐的伴奏声中踽踽独行,未及交会,只是他多看了她几眼。一个偌大的舞台,仿佛变形为一条狭窄的小巷。男主边走边吟诵着自己的心结,女主并无回眸,却边走边重复着每节最后的几个尾词,这样就使一首抒情诗平添了些许戏剧的叙事和表演色彩,并生出几多回味。我认为这样的戏剧处理并不唐突,却把一首抒情诗作了视觉化呈现,是很有创意也很有意味的。

  濮存昕朗诵的《琵琶行》也有这种叙事化和视觉化的处理,即琵琶女也出现在舞台上,与男主相对而坐,如同诗中的移船邀相见。这样的处理与原诗是一点也没有违和感的,甚至按愚见,对于这首充满故事性的叙事诗,在舞台朗诵中还可以有更多的角色扮演和戏剧性演绎。朗诵者此时不只是白居易此诗的一个传达人,而就是白居易本人;而琵琶女不只是朗诵的伴奏者,而是一个身世凄苦在船上弹奏琵琶的卖艺人。长诗中显示了白居易与琵琶女之间有过关于女子身世的询问和回复,乃至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共情和表露,所以在诵读时可以有更多的眼神交流和肢体语言的互动。两人穿的应是中唐的服装,白居易则必须是一袭青衫,方能吻合“江州司马青衫湿”。

  弹词开篇《秋思》与朗诵音乐会的主题贴合,高博文之好已众所周知,来自苏州的搭档张建珍唱得玉润珠圆,她的气质如兰,令人耳目清亮。

  我有关舞台朗诵视觉化和适度戏剧化的概括,仅为创新之一途。用传统方法朗诵,仍然可以取得强调文本的本体性效果。话剧演员姚锡娟朗诵梁实秋的《中年》,娓娓道来,语气如说家常语,没有任何舞台腔或作朗诵状,反倒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充分表现了散文语言的日常和素美。而此篇中的幽默话通过朗读者自然而然的传达,屡屡引得观众忍俊不禁。应该说,参与朗诵的艺术家们不仅个个训练有素,而且具备了各自的风格特色,才能使观众完全沉浸在经由他们传递出的文学魅力之中。

  在音乐类节目中,国际上屡屡获奖的“钢琴骄子”薛颖佳弹奏德彪西的《月光》和同为印象派的福雷的《月光曲》。令人惊讶的是,他又用法语朗读了魏尔伦的诗《月光曲》,为观众带来了来自法国文化中的月光。与濮存昕合作《琵琶行》的吴玉霞有“琵琶天后”之称,她弹奏的《楚汉相争》,可刮目相看,可洗耳恭听,其演奏效果可借用明末清初《四昭棠集》对汤琵琶(汤应曾)演奏《楚汉》来形容:“当其两军决战时,声动天地,屋瓦若飞坠。徐而察之,有金鼓声、剑弩声、人马声……使闻者始而奋,继而恐,涕泣无从也。其感人如此。”今日之吴琵琶演奏此曲,以洪荒之力和精湛之技艺,演奏如断金裂帛,气势如虹,上追古人,又别开生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