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冰心:真爱永存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4日 18:22:47

    编者按 

    有你在,灯亮着。《小桔灯》《寄小读者》《繁星》《春水》……我国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社会活动家、散文家冰心的一篇篇脍炙人口的散文、诗歌和小说,为现当代各年龄段的读者熟稔于心。1900年10月5日,冰心出生于福建长乐。1999年,这位有着一颗真诚爱心的老人辞世。值冰心去世20周年之际,我们约请三位学者撰写文章,重温冰心文学作品中体现出的宽广人性。

文学家是最不情的——

    人们的泪珠,

    便是他的收成。

——《繁星·三十一》

冰心最初是以探索人生、揭露社会弊病的“问题小说”和哲理小诗《繁星》《春水》登上文坛的。她1921年出版第一本小说集《超人》时,还是燕大女校的学生。在此后两年里,陆续出版了短诗集《繁星》《春水》,从此蜚声文坛。

冰心的文学创作是“五四”运动激发起来的。刚刚走出家门和校门的冰心接触到社会的问题和矛盾,取材现实进行创作时写的多半是“问题小说”。发表于1919年的《两个家庭》《斯人独憔悴》《秋风秋雨愁煞人》《去国》《庄鸿的姊姊》《第一次宴会》等小说,甫一发表就引起了非常大的震动和反响。在对于各种“问题”的无奈里,她只好求助“母爱”这一圣药良方。她觉得,只要人类彼此相爱,人与人之间的种种隔膜,社会上的种种罪恶,自然会化为乌有,理想的光明时代也自然会到来。

在冰心的心目中,人类以及一切生物的爱的起点,均源自母亲的爱。所以,归根溯源,母爱主题是她爱心哲学的基点。她说:“有了母爱,世上便随处种下了爱的种子……万物的母亲彼此互爱着,万物的子女彼此互爱着……宇宙间的爱力,从兹千变万化的便流转运行了。”

冰心以真挚的情感、丰富的想象和诗人的天分,创作了不少短篇佳作,像稍后的《离家的一年》《寂寞》《爱的实现》《最后的使者》《悟》《别后》《国旗》《烦闷》《遗书》,等等。冰心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创作的小说,从《冬儿姑娘》《我们太太的客厅》《相片》《西风》等,到1942年出版的《关于女人》,再到后来的儿童题材小说《陶奇的暑期日记》《小桔灯》,已由单纯揭示社会、家庭诸多表层的“问题”,有意识地转向对人性的深刻体察。而有意思的是,冰心晚年又回归到写“问题小说”上来了,她的《空巢》《桥》《明子和咪子》等几个短篇,敏锐、精辟并极富批判性地提出了值得警醒和有待解决的社会和家庭问题。

今天返回头来看,把20年代一位署名“赤子”的评论家对冰心的评语,作为定评依然是非常适合的:“冰心女士是一位伟大的讴歌‘爱’的作家,她的本身好像一只蜘蛛,她的哲理是她吐的丝,以‘自然’之爱为经,母亲和婴儿之爱为纬,织成一个团团的光网,将她自己的生命悬在中间,这是她一切作品的基础——描写‘爱’的文字,再没有比她写得再圣洁而圆满了!”

母亲啊!

    这零碎的篇儿,

    你能看一看么?

    这些字——

    在没有我以前,

    已经藏在你的心怀里。

——《繁星·一○一》

在“五四”一代作家中,比起庐隐的倾诉哀吟、缠绵悱恻,陈衡哲的炽烈热情、委婉曲折,以及苏雪林在母爱与情爱中沉浮等淑媛散文来,冰心散文的情感内涵并不那么情浓情重,而是呈现出一种情真、情韵风格。情真,在其绝无虚饰,情感净洁而无杂质;情韵,在其虽刻骨铭心,却并不泼洒泪血、咀嚼哀吟,表现出哀而不伤、愤而不怒的温柔敦厚之美,最是单纯、质朴的发自内心的欢呼或感叹,“是一朵从清心里升起的‘天然去雕饰’的芙蓉”。风格即是本人,清丽、典雅、纯洁,是冰心为文,也是为人的品格。

冰心在刚开始文学创作时,就意识到有两件事心中永远不能模糊,那就是“爱我的祖国,爱我的母亲”。在她的情感世界里,比起美洲大陆,当时“国内一片苍古庄严,虽然有的只是颓废剥落的城垣宫殿”,却都令人产生一种“仰首欲攀低首拜”之思,可爱可敬的5000年的故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