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而下一首歌则是一首DJ歌曲_zg14zx.net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13日 19:12:06

  音乐家林海日前因自己创作的《琵琶语》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被当作消费场所背景音乐,一纸诉状将海底捞告上了法庭。在从业者看来,音乐人呕心沥血创作出的作品,被当作“免费的午餐”在消费场所中进行播放,早已屡见不鲜,由于取证难、诉讼成本高,导致音乐人进行维权的案例屈指可数。那么,事实究竟是否如此,带着诸多疑问,北京商报记者对包括侨福芳草地、东方新天地、apm、太古里在内的11家购物中心的300家门店,及近百家街边连锁门店展开了深入调查采访,最终发现仅一成商家在为背景音乐付费。

  走访

  网络下载直接播放成常态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如今购物中心及街边门店所使用的背景音乐主要来自以下三个途径:购买版权、网络下载、公司统一传送,其中,以网络下载音乐直接播放最为常见。

  以侨福芳草地购物中心的誉红酒窖为例,对于店中正播放的流行歌曲,店长表示是通过播放软件直接播放自己喜欢的歌曲。同样在侨福芳草地购物中心,Suitsupply店店员则直接向北京商报记者展示iPad上Sonos App的歌单。当时正在播放《It Ain‘t Over ’Til It‘s Over》,同时歌单中727首歌曲中还包括《Moment》、《It ’s Yours》、《Bedroom》等英文歌曲。该店店员表示,背景音乐主要是英文歌,但需要符合店中商品的格调,没有版权。

  无独有偶,位于来福士的PUMA也不例外,店员表示,店内每天播放的背景音乐都是用酷狗音乐播放软件进行搜索,然后随机播放。而VERO MODA圣熙八号店的工作人员称,“每天店里播放的歌曲都是店员想起来哪首歌比较好听,就找过来进行播放”。连锁美发店丽锦(志新店)的工作人员则表示,每天放的歌曲都是由员工自己下载,无版权。

  而在三里屯太古里,包括优衣库、ochirly、H&M、速写在内的20多家门店中,只有Pageone明确表示,所播放的音乐已购买版权。据Pageone太古里店的工作人员透露,店内播放的音乐由公司统一提供,并会根据不同时间、不同环境调整曲目,比如圣诞节期间会播放与该节日相关的音乐作品,并事先购买版权。

  王府井大街apm中的JNBY店,当时店中正播放着古风类型的纯音乐。对于店中的背景音乐,该店店长称,所有JNBY店的背景音乐都是统一的,由总公司统一定制,多为纯音乐,还邀请窦唯为本品牌专门作曲,所以店中背景音乐是付过版权费的。之后,北京商报记者来到悠唐的JNBY店,店中正播放着抒情摇滚歌曲《Take me to your heart》,而下一首歌则是一首DJ歌曲。对于所有JNBY店是否统一规定背景音乐,该店店员直言,并没有,店中的背景音乐不做规定,可以播放自己喜欢的歌曲。

  随后,北京商报记者来到王府中�h的FURLA店,该店店长表示店中的背景音乐是有版权的,由意大利总公司统一制定。店中经常放Taylor Swift的歌。而且有的背景歌曲只在国外发行过,在国内搜不到。

  经过对京城近400家门店的实地调查采访,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这些门店内所使用的背景音乐,明确拥有版权并进行付费的商家占比仅为11.3%;通过酷狗、网易云音乐等软件直接下载歌曲当作背景音乐的商家占比为48.1%;表示由总公司统一传送音乐曲目、究竟有无版权无法确定的商家占比为40.6%。

  调查

  收费标准早有明文可循

  中国音乐著作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音乐作品具有表演权,具体为现场表演和机械表演,而商场运用唱片、光盘等物质载体形式,向公众播放背景音乐属于机械表演,应按照营业面积、是否设有荧光屏等进行收费。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查询国家版权局官方网站发布于2011年10月27日发布的《使用音乐作品进行表演的著作权许可使用费标准》公告显示,以商场为例,对于同一家门店,营业面积在1000平方米(含)以下的部分,每年每平方米收费3元;营业面积在1001-5000平方米的部分,每年每平方米收费2.8元;营业面积在5001-10000平方米的部分,每年每平方米收费2.55元,随着面积的递增,收费标准递减,依照上述标准计算,年度使用费不足500元的按500元计。

  在音乐人刘景看来,由于商户侵权后所付出的赔偿额通常并不高,较低的侵权成本导致部分企业宁愿继续通过反复侵权使用音乐作品,再加上,消费场所播放背景音乐进行监管是项繁琐的工作,且工作量极大,而现阶段由于部分经营者对音乐版权授权方面的信息并不了解,处于未知状态,导致侵权事件难以遏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