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优美文字和它们的故乡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3日 23:43:37


大塔儿巷  

《背影》的月台  
 

翠翠岛  
 

百草园  
 

  据报道,日前位于苏州市平江路丁香巷的一幢有着百年历史的“状元故居”发生火灾被焚毁。这一则地方的火灾新闻,却也令一些文学爱好者们唏嘘不已。因为,这座看来普通的小巷,网传正是戴望舒写出《雨巷》的原型。那些文学里的地点都在什么地方?作为现实中“低调”而精神中“高调”的建筑,它们又在以自己的身躯记载着怎样的故事与情怀?

  《雨巷》原型另有说法 戴宅早已不在

  平江路对本地人来说最为熟悉不过,是苏州著名的历史文化景区,“十一”过后,天空中还飘着丝丝细雨,但仍有大量游人徜徉其中。从平江路的东侧延伸出一条名为“丁香巷”的小巷,巷内青砖青瓦,最宽处不到三米,入口处不远的一面墙上写有戴望舒的《雨巷》。相传戴望舒正是以丁香巷为原型,写出了脍炙人口的《雨巷》一诗。

  戴望舒曾写道:“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雨巷》是戴望舒的成名作,作者通过对狭窄阴沉的雨巷、在雨巷中徘徊的独行者以及那个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的描写,含蓄地暗示出作者既迷惘感伤又有期待的情怀,并给人一种朦胧而又幽深的美感。戴望舒的诗《雨巷》发表于《小说月报》第19卷第8号。编者叶绍钧对《雨巷》的评价是:《雨巷》“替新诗底音节开了一个新纪元”。

  事实上,关于《雨巷》原型还有另外的说法,那就是戴望舒曾经生活过的一个巷子。杭州大塔儿巷东起皮市巷,西接下华光巷,与小塔儿巷形成丁字形。因毗邻觉苑寺,寺内有城心塔(含位居城市中心之意),巷由此得名,这是戴望舒出生的地方。《雨巷》诗人在这条小巷里度过了他的青少年时代。当年他所就读的宗文中学在巷东面的皮市巷里,1935年前,他家一直住在大塔儿巷11号,而后从此地般往上海居住;1927年23岁的诗人在这里写下了《雨巷》,1928年8月在《小说月报》上发表,不过现在诗中的意境已了无痕迹,大塔儿巷也立一块碑文,上书戴望舒故居、《雨巷》诞生地及《雨巷》的诗文,不过,大塔儿巷戴宅今已不存。

  《背影》里月台在浦口车站 荷塘月色或发生在近春园“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朱自清的《背影》曾打动无数人。

  朱自清告别父亲背影的故事发生在1917年的南京浦口火车站。那一年,朱自清20岁。

  尽管儿子已经有过几次北上的经历,但父亲仍然是百般的不舍与牵挂,执意把朱自清送到车站,并翻过月台去为儿子买“朱红的橘子”。1917年,浦口火车站尚不是完全封闭的,小商贩们会在最边上月台的栅栏外卖东西。朱自清的父亲要给儿子买橘子,必须先跳下月台,穿过铁道,再爬上另一座月台。浦口站的月台并不高,只有不到一米的样子。但对于一个穿着臃肿的胖人来说,爬上去无疑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为了买几个橘子往返周章,也只有牵挂游子的父亲才会做出。这座百年车站的命运,也同人的际遇一样几经变迁。1968年10月,南京长江大桥通车,旅客无需再在浦口换乘轮渡,车站也随即停止客运业务。直到1985年,浦口火车站才再次迎来了纷攘的客流,它更名为南京北站,重新开始办理客运业务。但这样的景象并没能一直延续,2004年,南京北站再次关停。

  朱自清在《荷塘月色》的末尾署明了写作的地点:“北京清华园”,但这个月色掩映的荷塘究竟是在哪里,却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清华园内有大小两座池塘,塘内皆植有荷花。小池塘在“水木清华”,旁有一座“自清亭”的雕像,还有一尊朱自清塑像,很多人就因此把这座池塘附会为《荷塘月色》中的荷塘。其实,荷塘漫步的故事发生在其西去100米的近春园内。

  近春园原为清咸丰皇帝做皇子时的旧居,一派皇家园林的风范,后被划为清华园的一部分,成为学子教师的漫步之处。

  “高密东北乡”曾是抗战战场 “莫言旅游”带动发展

  高密东北乡,是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笔下的一个地名。在莫言的作品中,除了《酒国》《红树林》《十三步》等为数不多的几部外,其他大多作品将溢满深情的文字植根于“高密东北乡”这片热土。“这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在《红高粱》的开头,莫言就用这样一堆反差剧烈的辞藻,略带蛮横地放在一起,给读者以强大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