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律簇书吧美文摘选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7日 06:11:53

“我满足了,我们安徽很多人在北京做阿姨呢。”她突然骄傲地说。

我们俩笑爆。

我对小雨印象很好,礼貌,谦虚,不太爱说话。燕子却有些担心,私下跟我说这样的姑娘怎么混演艺圈,去导演的局也不知道给人敬个酒,不过,唉,人都是矛盾的,也就是这个原因我才这么疼她,她如果跟那些见大腿就坐的野模一副德行,我也跟她处不成现在这样。

“她真单身吗?”我随口一问。

“你想干嘛?”

“我就问问,不是我的菜,但如果单着,我可以发给别人。”

公子有些恨铁不成钢,喝了口酒,说:“唉,算了吧,赔钱货一个。”

“怎么说?”

“有个异地恋男朋友,在深圳,要她帮付房租,她过生日自己买张机票去深圳看他,他就请她吃了个卤蛋,连蛋糕都没有,像话吗?”

“他老家兴吃这个。”小雨插话。

“你闭嘴,他就是穷,穷人就应该努力挣钱,谈什么恋爱!”

小雨吐吐舌头,不吭声。

我偷偷瞄了一眼小雨,她很乖巧坐在那玩手机。她玩手机的样子很幸福,手机闪一下,可能接到男友的短信,她看了看,甜蜜的笑,手机又闪一下,她又看了看,小嘴嘟着,不高兴的样子。仿佛那手机操纵着她的悲喜,真的很难让人不疼她。

一个月后,听说她和异地恋男朋友分手了。那是她老家的同学,年纪轻轻时许过诺要一生一世,她听进去了,觉得恋人之间的承诺是神圣的,跟在公安局备份了一样,山崩地裂也不准违反。但她的坚持并没有得到男朋友的共鸣,他潦草地发条短信,说她的恩情下辈子再报答,然后迅速分手,换了手机号,老死不相往来。

“早说让你分!下辈子报答,就是不想这辈子还房租呗!渣!”燕子拍着桌子,随即又觉得话太重,摸了摸小雨的头发。

小雨带着哭腔问:“明明讲好了,怎么会这样。”

燕子:“你怎么这么轴呢,合同还有违约的,发誓跟打个招呼有什么本质区别?”

小雨:“他下个季度的房租我都存好了,他怎么就不让我付了呢?”

燕子:“现在有别人帮他付了。”

小雨:“那是别人的钱!”

燕子:“你的钱不是钱?”

小雨:“这是我的心!”

燕子一时语塞,只好叹了口气。

然后小雨开始嚎啕大哭。看她哭的样子很心疼,因为她哭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完全不是梨花带雨,眼泪一珠珠往下滴,而是鼻涕眼泪一大把,满脸抽搐,像个小女孩,又滑稽又可爱。

“乖,我家小妞,别哭,”燕子抱着小雨,“人生这么短,别哭着过日子。”

律簇书吧美文摘选

02

我偶尔去燕子家蹭饭,每次都是小雨下厨。她穿着人字拖慢慢悠悠走去菜市场买菜,货比三家,精挑细选,总能用最便宜的价买最好的菜。然后一个小时洗切炒煮,一桌菜色香味俱全。管做还管收拾,洗碗的活也不让我们碰,她不嫌烦,厨房里边忙活边哼着走调的歌,陶醉其中。

我夸奖她好手艺,像是燕子找了个小媳妇。小雨开心地哈哈大笑说,还不是闲的,就上网学学喽。说完一副被表扬后的得意,拿起拖把开始拖地。

燕子一脸不屑,说:“你赶紧给我出去拍戏去,红了给我们赚钱!”

“红不了就天天给你们做饭呗,请阿姨还得花钱,我可以倒贴”。说完又是一阵没心没肺的笑。

“唉,赔钱货。”燕子仰天长叹。

燕子那时刚离职,在家写写剧本,我建议她做小雨的经纪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写剧本能挣几个钱,跟好姐妹出生入死更精彩。她想想觉得有道理,小雨没有经纪人,跑组也得有个脑子好使的人陪着。

接下来燕子玩命推小雨,她觉得不管怎么样先混个脸熟,打印了简介逢人就发。有段日子,全北京的剧组都有小雨的简历,大山子那边有个写字楼,几十个剧组扎堆,燕子常领着小雨楼上楼下跑。小雨也不事儿,任何剧本任何角色,燕子拿来她照单全收,从丫鬟到妓女,从司机到下岗女工,她开开心心演着。她乐呵呵,有的演就行。

“安徽很多人在北京做阿姨,我做演员,满足了。”她开心地笑着。

有天她在一部警匪片里演了个人质,一场戏拍了一整天。晚饭时,我高兴地说人质好,戏都在她身上。

“切,从头到尾嘴都被臭袜子塞着,一句台词都没有,关键是,最后还被撕票了。”燕子说。

我听得有些心酸,小雨却大声笑:“原来演死人还可以拿红包,之前都不知道呢,不过才十块,哈哈哈。”

她这样断断续续拍了大半年,活渐渐多起来,竟然有了不多但相对稳定的收入。小雨成了龙套界的拼命三娘,今天在这个组串个女疯子,明天去那个组扮个妖怪,晚上还去给一个古装剧当尸体,化好妆往棺材里一躺,因为太累睡着了,竟然打起呼来,导演气得把她拍醒:“喂喂喂,我们没有诈尸的戏,这姑娘谁找的,打算在这蹭床过夜是不是!”

当然,仍然没人知道她是谁。

有个周末晚上,有朋友打给燕子,说有个香港导演电视上看到小雨演的广告,想见见她,估计是有新戏要开,可以试试。

“姐带你去接客,快!”燕子挂了电话就开始画口红。

小雨正在看韩剧,一脸不情愿。

“都这么晚了,别去了吧。”

燕子差点一巴掌上来,她躲闪,说:“好吧好吧,五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