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文学网_经典诗词名句鉴赏_中国诗词大全
菜单导航

“酒香也怕巷子深”文艺片如何培育300万之外的观众群体?

作者: 阿信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6日 08:56:18

  春节以后,《地久天长》、《过春天》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等多部文艺片纷纷在三四月份集中定档。不管是导演的话题度、电影节大奖的加持或者流量明星的助阵,都摆足一副在市场中大展身手的架势。

  除去王小帅、张猛和娄烨等导演的名气,影片中还出现了王源、周冬雨和井柏然等偶像明星,这也给了观众和电影市场对“文艺片的春天即将到来”的期盼,让文艺片票房的可能性和市场对其的接纳程度重新被讨论。

  虽然文艺片的固定受众并不多,但是不知不觉间,“文艺片”三个字也不再是晦涩难懂的、票房惨淡的“阳春白雪”电影的代名词,越来越多流量明星的加入和越来越接地气的宣发打法让“文艺片”不再被束之高阁,从“地下”走到“地上”走进院线、甚至出现破亿的高票房影片都不再是天方夜谭。

  这些年间文艺片发生了哪些新变化?这些新变化是如何发生、又会将文艺片带往何处?

  新的文艺片:流量明星加入、投资体量越来越大

  第六代导演王小帅的新片《地久天长》启用了“小鲜肉”王源,不同于以往时尚、温和的形象,王源在影片中穿着简单、个性反叛,出演了一个不太让父母省心的养子;周冬雨则在《阳台上》出品人的身份之外,扮演了影片中一位走路外八字、智商低于常人的邻家女孩;而井柏然和马思纯选择了在娄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卷入一场有关欲望、权力和金钱的扑朔迷离的案件中,展开情爱交织和“斗智斗勇”。

  不难发现,最近上映的文艺片已经不再仅仅只有传统意义上的文艺片“专业户”挑大梁。

  “我认为这一现象是非常正常的。电影无论是纪录片、商业片还是艺术电影,都无法逃脱商业的规则,如果要从平衡项目的风险考虑,用明星虽然不一定保障票房号召力,但起码是一个营销支点。”《大世界》的制片人杨城坦言,“任何项目都要找到这个支点,这个支点可以是导演本身,可以是影片的题材、话题、类型,当然也可以是有曝光量的明星。”

  《大三儿》的制片人黄旭峰同样认为,从市场和投资回报方面考虑,任用知名的演员、明星对出品方来说是寻求一种相对安全的保障,“但这两年市场越来越回归到制作和内容本身,很多的电影里所谓的流量明星并没有为影片带来票房和口碑。”从去年几部众星云集但口碑扑街、票房惨淡的影片来看,随着观众对电影本身质量和内容越来越挑剔,一些曾经的“流量”开始失灵,所有类型的影片都越来越难在质量不佳的情况下倚仗明星就骗走观众的电影票。

  在这种情况下,《路过未来》的导演李睿珺指出,作为电影创作者,是否决定邀请流量明星出演的唯一标准变为明星与影片的“适合度”:“从导演的角度来说。就是选择与剧本中的人物契合度最高、最适合的人,其他的都不重要,是不是明星有没有流量不是导演考虑的问题。”

  除了流量明星出演,在几位从业者看来,文艺片还有一个不可否认的新变化是投资体量越来越大。“投入的资金体量越来越大,同时工作也越来越有技术含量、越来越精准化、精细化了。”杨城说道。在越来越多的资金投入和越来越精细的分工之下,文艺片和市场的距离被拉近,由此出现破圈和爆款的高票房影片不再是奢望。

  从2017年的《冈仁波齐》票房破亿、2018年初《无问西东》一举拿下超7亿的票房,到2018年末《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全民“一吻跨年”,甚至今年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目前超六千万的票房,这些文艺片都在试图改变着人们对这一类型的电影“叫好不叫座”的固有印象。

  “明星出演文艺片,大的影视公司开始关注并涉足文艺片,观众也越来越成熟、分众化观影需求越发明显,这些对文艺片来说都是好现象。”谈及当下文艺片身上发生一系列新变化,大象点映的创始人吴飞跃乐观地说道。正是这些新的变化,给了文艺片重新定义自己的可能,也给了它们被市场、大众知晓的机会。

  培育300万之外的观众群体

  文艺片在变,但在大多数时候它的观众却一直只有固定的一小部分人,只有偶尔当《无问西东》和《地球最后的夜晚》这样的小爆款出现时,增量人群才开始稍微露出苗头。

  “文艺片目前在国内的基础观众数大概是300万,”吴飞跃说道,“有一个参考,像去年的《小偷家族》和现在的《波西米亚狂想曲》,包括很多偏文艺的现象级影片如《冈仁波齐》、《百鸟朝凤》最终票房大概都会落在1亿左右,换算成人数的话基本就是300万。”